>

这三次重要对谈,关系党的生死存亡!

- 编辑:www.9927.com -

这三次重要对谈,关系党的生死存亡!

“赶考对”:毛泽东对周恩来说“我们决不当李自成,我们都希望考个好成绩。”

回答:

图片 1

图片 2

黄方毅:《忆父文集:黄炎培与毛泽东周期率对话》,人民出版社,2012年。

作者:石仲泉(原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

图片 3

来源:北京日报、新湘评论、群众杂志

毛泽东与朱德为黄炎培祝酒

1944年3月,中国全民族抗战进入后期,胜利的大势已趋明朗。郭沫若撰写的纪念明朝和大顺王朝灭亡三百年的文章《甲申三百年祭》在重庆《新华日报》发表后,在延安的毛泽东赞赏郭文说,全党同志对于我党的几次骄傲引发的错误,要引为鉴戒。近日我们印了郭沫若论李自成的文章,也是叫同志们引为鉴戒,不要重犯胜利时骄傲的错误。

黄炎培没有想到的是,他与毛泽东早有一段缘分。1920年,美国著名实用主义哲学家杜威访华时,黄炎培曾邀请杜威在上海作演讲。当时台下的众多听众中就有风华正茂的毛泽东。这段旧事无疑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

图片 4

毛泽东与黄炎培

“窑洞对”:毛泽东对黄炎培说“我们已经找到新路,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

图片 5

在5天考察期间,中共领导与黄炎培一行举行了3次会谈。毛泽东问黄炎培,对延安的感想如何?黄炎培说,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我略图了解到的,就是希望找出一条新路,来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

毛泽东回答说:“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黄炎培大为赞同。

“甲申对”:毛泽东致函郭沫若说“你的《甲申三百年祭》,我们把它当作整风文件看待。”

五百年是概数,中国历史上几个长命大一统王朝汉、唐、宋、明、清寿命也都在三百年左右,人有生老病死,古代封建王朝也必然会经历兴、盛、衰、亡四个阶段,不可能永远不覆亡。

怎样才能防治腐败?毛泽东的上述两次对谈实际上给出了答案。一条是兢兢业业、永不骄傲;一条是民主新路、民督政府。这两条就是我们现在所讲的教育自律和制度他律两个方面。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这两个思想的发展就是1949年3月毛泽东在七届二中全会上所强调的“务必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

为了促进中国和平发展,黄炎培等七位国民参政员联名致电毛泽东、周恩来,表示希望访问延安,了解中共边区政府的建设情况,加强沟通了解,为国共两党谈判前线搭桥,中共中央很快回电欢迎。7月1日,七位参政员抵达了延安,延安中共领导人自毛、周、德以下均到机场迎接。

1945年7月初,党的七大刚刚闭幕,国民参政员黄炎培等6位先生访问延安。他们走访了延安新市场和光华农场,会见了丁玲、陈毅、范文澜等朋友,考察了延安的经济发展、民主政治建设、社会治理和军民关系等方面的情况,感受到了延安由最初2000人发展到5万人的巨大变化。

黄炎培是近代历史上著名的实业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也是政坛上著名的民主人士。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向何处去成为了摆在国共两党面前的重大问题。由于战争时期交通不畅,边区政府地处偏远,又遭到国民政府的经济封锁,中共的政治建设和发展方向不为世人所知。

毛泽东稍作思考后回答:我们已经找到新路,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这次著名对谈,史称“窑洞对”。

回答:

这“两个务必”,可视为两次对谈内容的提升。在党中央由西柏坡到北京城时,毛泽东说:今天是进京“赶考”嘛。周恩来说:我们应当都能考试及格,不要退回来。毛泽东说:退回去就失败了。我们决不当李自成,我们都希望考个好成绩。这段对话,被人们誉为“赶考对”。

本文由军事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这三次重要对谈,关系党的生死存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