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ceX可重复使用发射系统为什么不使用降落伞?

- 编辑:www.9927.com -

SpaceX可重复使用发射系统为什么不使用降落伞?

问题:SpaceX Reusable Launch System,可以看到都是使用发动机减速。用降落伞不会更好吗?可以减少减速所需要的燃料重量?还是说用降落伞就不可能完成回收呢?

图片 1SpaceX将尝试把猎鹰9号的一级火箭垂直着陆到大西洋上的一艘驳船上。图片来源:reddit.com

回答:

1月10日,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将进行CRS-5任务的发射,使用龙式飞船执行例行的国际空间站货运任务。不过,对于绝大多数航天专家和爱好者来说,这次发射任务更值得关注的是猎鹰9号火箭第一级的海上回收试验,因为这是人类第一次真正地火箭回收试验。

这其实是马一龙的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的技术取舍问题,或者说多少代表了马一龙自己或者背后金主的喜好。

无论有没有关注过航天,任何人对航天发射的高昂费用恐怕都有所耳闻。SpaceX以发射价格低廉而闻名,可是上官网查查它的发射报价,主力猎鹰9号火箭一次发射也要5650万美元,折算人民币就是3.5亿元。居高不下的航天发射成本,制约着航天工业的发展。

图片 2

那么有没有办法降低成本呢?其实一枚火箭的成本,燃料仅占很小一部分,火箭的导航制导控制、储箱和发动机等部分,才是绝对的大头。如果一枚火箭可以重复使用,就可以大大降低成本。工程师提出了可重复使用航天器的概念,试图从根本上降低成本。只是谁也不曾想到,这条道路竟然如此艰难和漫长。

实际上无论是伞降回收还是反推火箭回收,以NASA的技术储备而言都是相对成熟的,有所不同的是二者各有优劣。以伞降回收而言,优势是技术难度相对较低且结构较为简单,只需要突破大型降落伞研发装备及海上回收技术即可,且之前已有航天飞机轨道器的入轨固体助推器的技术应用,如果太空探索技术公司想要这些技术的话,依托其与NASA的良好合作关系,实际上获得毫无难度;而以反推火箭回收技术来讲,优势是回收精确度较高,回收阶段对于火箭的质量控制比较容易把握,而且对于有较为深厚的直接力控制技术储备(比如萨德与GBI拦截弹上使用的KKV弹头)的美军、NASA来说,反推火箭技术同样也并不是什么难以逾越的高峰。

早期火箭回收方案

人类进入航天时代之初,激情澎湃的工程师提出了一个个今天看起来也极为震撼的方案。美国通用动力公司1962年的Nexus火箭,高122米,直径50米,起飞质量约2.4万吨,可将超过1000吨的载荷送入近地轨道。它采用的还是单级入轨的设计。Nexus火箭将载荷送入轨道后,火箭整体再入大气层并落向大海,还使用反冲火箭降低溅落时的冲击力。火箭加注燃料后,即可继续投入发射。

从某种意义上说,Nexus火箭是今天猎鹰9号第一级再入海上回收的开山鼻祖,即使是50年前的设计,无论运输能力之强还是概念的先进性,都要比猎鹰9号更为高端大气上档次!唯一的问题在于,它的研制难度实在太高,以至于到现在也不可能做得出来,只有谷歌的同名手机大行于世。

20世纪90年代,航天飞机之父马科斯·穆勒参与创建了基斯特勒宇航公司(Kistler)。他们的K-1火箭开创性地提出第一级低速分离,自行飞回发射场,以及气囊辅助降落伞着陆的可重复使用方案。K-1火箭也曾和SpaceX的猎鹰9号火箭一起入选美国航天局的商业轨道运输服务(COTS),但由于进度超标等一系列因素,最终被轨道科学公司替换了。此后,基斯特勒宇航公司资金链断裂,K-1火箭也胎死腹中。

图片 3航天飞机之父马科斯·穆勒曾参与创建基斯特勒宇航公司,提出了可以回收的K-1火箭。图片来源:NASA

乔治·穆勒是上一个时代的英雄,埃隆•马斯克无疑是当代的英杰。马斯克认为,星际殖民是人类文明未来存续的关键,而廉价进入太空的能力,是航天大发展的根基。他认为只有重复使用的运载工具,才是人类航天的未来。他曾以自己的猎鹰9号火箭举例,火箭成本5000万美元,但燃料费用仅有20万美元。通过重复使用,理论上可以将成本降低为现在的1%。他更放出豪言,如果火箭发射报价不能降低为现在的1/20,他的努力就算失败了。

说出这句话之前,马斯克的SpaceX就在追求研制可重复使用运载工具。猎鹰火箭设计之初,就为回收利用的降落伞预留了位置,而猎鹰9号火箭的前几次发射,也积极进行了降落伞回收的试验。不过遗憾的是,火箭第一级再入后便失去联系。分析认为,无控再入大气层时过载很大,还未减速降低到降落伞开伞的速度和高度,火箭第一级就已经被撕碎解体了。SpaceX后来决定,为猎鹰9号火箭第一级增加冷气喷射的姿态控制系统维持再入姿态,火箭第一级再次点火飞回发射场。不过马斯克也没有照搬穆勒的设计,而是提出一个新的方法:火箭第一级将受控垂直降落。

不过,这两种技术也各有劣势,大型降落伞的回收技术溅落速度大(高达30m/s),因此只能在海上溅落,且溅落时难以保证箭体结构完整,必须经过复杂的重新检修程序才能复用,代价太高,说是复用其实是“伪复用”;而反推火箭回收技术虽然大大简化了复用程序,但是需要火箭部分燃料用于着陆,实际上增加了火箭的死重,相应的就减少了任务载荷。总而言之,这两种火箭回收技术到底用哪一种,实际上是完全取决于伊隆马斯克自己怎么想的。

垂直起降

垂直起降(VTVL)航天器从来不是一个新鲜的设计,美国人很早就在探讨这个概念。可惜,这个大坑坑杀了无数前仆后继的航天英豪。

马斯克的“蚱蜢”和猎鹰9号返回试验器之前,最著名的垂直起降航天器当属麦道公司的三角快帆(DC-X)试验飞行器。DC-X并不打算进行轨道飞行,而是用于验证垂直起飞和降落的技术。垂直起飞是运载火箭的主流,但垂直降落还没人实现。DC-X试验飞行器成功进行了多次试飞,验证了飞行和垂直降落的技术,飞行时间从59秒逐渐增加到136秒,最高高度达到2500米——这是SpaceX的“蚱蜢”飞行器至今没能达到的记录。

尽管DC-X及后续的DC-XA试验经历过两次飞行器坠地事故,但总的来说,三角快帆系列实验相当成功,以几千万美元的经费进行了垂直起降的验证,获得了大量的技术经验。美国航天工业的技术积累,很大程度上就是DC-X这类验证项目支撑起来的。

图片 4麦道公司的DC-X试验成功进行了垂直起降的验证,但这种飞行器并没有打算进行轨道飞行。图片来源:NASA

进入21世纪后,很多新兴航天公司对垂直起降技术大感兴趣。作为其中的佼佼者,蓝色起源公司招揽了部分当年在麦道公司参与DC-X项目的人员,进行New Shepard垂直起降航天器的研制。它的缩比验证飞行器在第二次试验中飞到14000米高空,并达到1.4马赫的速度。不过由于在高速飞行中失控,试验飞行器坠毁,此后再无下文。

与失败的前辈们相比,SpaceX最难能可贵的就是务实和坚持。他们研制“蚱蜢”垂直起降试验飞行器,为火箭定点垂直着陆进行试验。后来,该公司又改装了一个猎鹰9号火箭的第一级(F9R)进行垂直起降试验,计划飞到更高的高度和速度。与此同时,SpaceX还在进行猎鹰9号火箭第一级完整再入大气层和着陆试验,计划实现火箭第一级再入并飞回发射场。他们不仅要进行重复使用,还要为更遥远的快速周转打下基础。

图片 5

回收第一级

2013年9月29日,猎鹰9号火箭第一级首次尝试受控再入返回。这次飞行中第一级火箭成功完成了第二次点火减速、受控再入和第三次点火,但点火后箭体滚转速度过快,说明姿态控制系统能力有所不足。火箭第三次点火成功后很快关机,箭体以45米/秒的速度摔坏了,不过这次成功足以让人大喜过望。

值得一提的是,猎鹰9号火箭第一级的第二次点火是高空高超音速下进行的,这对火星探测也有很大的意义。由于火星大气过稀薄减速慢,现有的亚音速降落伞只能在低海拔地区使用,要降落到高海拔地区需要难度极大的超音速降落伞或是高空火箭反推技术。SpaceX进行的世界首次高空高超音速下的点火,正是美国航天局梦寐以求但暂时没有预算进行研制的技术。

2014年4月22日的CRS-3货运任务中,猎鹰9号火箭第一级进行了第二次受控再入。箭体加上4只着陆腿后,火箭第一级姿态得到了很好的控制,海面上方的第三次点火成功将下落速度降到很低,第一级落水后还发送了8秒的信号,证明火箭第一级成功实现软落水。可惜当时海上风浪很大,箭体最终还是破碎了。

2014年4月22日,猎鹰9号一级火箭尝试在水面软落水成功。视频来源:SpaceX

受此鼓舞,SpaceX决定再次进行受控再入试验,也就是此次即将进行的海上平台降落试验。这将为未来的飞回陆上发射场着陆奠定基础。

海上定点降落,主要难度在于驳船长宽只有300英尺×100英尺,而火箭第一级着陆腿展开后就有70英尺,加上驳船无法固定,精度达到10米以内精确“命中靶心”十分困难。不过,这次试验第一级箭体综合使用了反作用力控制系统、栅格翼气动控制装置、GPS定位系统和着陆雷达等多种手段,保证10米级别的制导降落精度并不太难。况且,启动主发动机减速和垂直降落,更是“蚱蜢”和F9R飞行器曾多次试验过的内容。总的说来,这次试验的难度要比前两次试验小一些。但SpaceX的CEO马斯克仍然谨慎表示,试验最多只有50%的成功几率。

猎鹰9号第一级这次试验将是人类现役运载火箭的第一次回收试验,也是运载火箭可重复使用发展史的上一块重要的里程碑。如果成功的话,SpaceX距离火箭第一级的重复使用就将只有一步之遥。我们期待SpaceX能获得一枚完整的火箭第一级,更期待他们能在不远的将来实现火箭的重复使用,从而大幅度降低火箭发射费用!(编辑:Steed

对于“钢铁侠”的这一有着浓厚商业背景的太空探索公司来讲,其经营与运行一方面充分体现出了资本的逻辑,在项目管理与成本控制上做的较好;而另一方面又充分体现出了现代企业对于企业形象与公共关系的看重。从资本逻辑的角度来讲,Space-X对于火箭复用的要求较高,对于靠降落伞溅落、掉海里再拉回来检修、说是复用其实没法复用的代价怕是难以接受;从公关角度来讲,降落伞这种东西怎么可能有火箭垂直降落给公众的感觉来的震撼。因此综合起来考虑,马一龙最后果断选择了火箭垂直降落的复用模式,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一技术路线相对成功,而且很有可能引发近地空间探测的新一轮入轨能力的革命。值得我们继续观察。

以上是《军武次位面》为您解答,赞同回答的话,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_^

回答:

图片 6运载火箭伞降回收技术其实已经非常成熟了,美国、俄罗斯都已经进行了大量实验,尤其是美国航天飞机的助推器的伞降回收,100多次全部成功,基本不存在技术上的问题。作为SPACEX这样的商业公司,完全可以采用伞降回收来减小技术风险,但马斯克是一个冒险家,他想颠覆目前世界商业火箭发射的格局,因此,不会选择前人的道路循规蹈矩,而是另起炉灶搞了一套垂直降落的方案,技术难度非常高,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没有多少成熟经验可以借鉴,这点上确实值得敬佩。

从技术上来看,垂直降落的方案肯定要更先进,最大的优点就是落点精度较高。因为目前各国追求的都已经不仅仅是火箭回收,而是可控精确回收,伞降回收过程中,受气流影响扰动非常大,精确最多能达到100米级别,已经非常不容易了,火箭助推器着陆时,为了防止着陆失败,都需要开辟一个安全区,疏散方圆几公里的群众,而当着陆精度下降时,就需要这个安全区域的面积会极具增大,从而增加成本。

而且伞降回收时,着陆瞬间的速度也是非常大的,国内外的大量试验表明,最好也只能将速度控制在27米/秒,这个速度在海上降落时还行,可以保证火箭的安全,在陆地上就完全不行了,还需要给火箭额外安装一套气囊或反推发动机作为缓冲手段,无疑增加重量,占用了宝贵的载荷。

回答:

一级火箭回收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降低成本,而回收成本的很大一部分是回收场的设置和组织。降落伞最大的缺点是轨迹不可控,受天气现象影响很大。这需要一个很大的回收场地,并部署足够的人员和装备,才能不管它落在哪里,都能及时赶到加以回收。

同时,要为这样的飞行部件提供充分的减速能力,所需要的降落伞本身也相当复杂,成本很高,也很难重复使用,还有一定的失灵风险。整个系统算下来重量也不算太轻。

图片 7

过去侦察卫星的胶片舱,以及载人飞船的返回舱采用降落伞回收,有当时的姿控火箭技术不够先进的原因,也有人能够承受的过载更有限的原因,还因为它们都是高价值部件,可以说是整个航天器系统最重要的部分,值得花一些成本去等,去找,去捞。但其实它们如果能落点更准确,也是省很大劲的。现在返回舱也已经部分应用了火箭减速,只是限于落地前一瞬。

另外,对运载火箭来说,利用小火箭进行姿态控制本身也是发射时越来越多采用的手段,其主发动机的多次点火和推力控制也是上升段要用到的技术,这方面的研发和制造投资已经花了,而用火箭回收第一级壳体,无非是这个过程的反向利用,从效费比的角度还是很聪明的。

这种技术的可靠性还是过关的,因而SpaceX公司为充分降低成本,宁愿在一开始冒火箭倾倒的风险,也要采用垂直降落在回收平台上的设计,都是为了使它最省钱,最快地回收,以便重新投入使用。

回答:

图片 8SpaceX作为世界上唯一的一家可以自己生产航天飞行器的私人公司,其公司的科技程度甚至已经超过很多国家政府的航天部门,之前SpaceX就实现了垂直起降,比如在网上疯狂传播的“蚂蚱”火箭,在平地上直接起飞之后,在达到一定高度的时候,直接垂直下降,落回原点。图片 9

现在各国的火箭的回收几乎都是运用的降落伞回收,这种回收方式最大的优点就是成本低,而且比较实用,实现的难度也比较低。所以通过降落伞回收是现在世界上最通用的方法,我国的神州系列也是用的这个方法。但是这种方法的缺点也很明显,玩过极限运动的都知道,在高空中降落的时候,虽然有降落伞减速,但是从那么高的地方降落,在落地的一瞬间如果处理不当,很容易就会受伤,所以说即使有降落伞落地的时候冲击力还是非常大的。当然这只是人为载物,如果火箭为载物就是不一样的了。图片 10

当然除此之外,用降落伞很难控制降落点,因为要受到很多环境因素和突发因素的影响,所以很难控制。而且现在大部分的回收都是在海上进行的,一是减少火箭收到损害,二是海上面积大,不易造成无辜的伤害。SpaceX的这个想法是为了未来考虑,是为未来外太空探索考虑。

回答:

这次着陆的两枚火箭到底有多大呢?

本文由军事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SpaceX可重复使用发射系统为什么不使用降落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