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正改扩建西沙永兴岛机场 将可起降大型运输

- 编辑:www.9927.com -

中国正改扩建西沙永兴岛机场 将可起降大型运输

李长寿说,他刚从东岛来到永兴岛,休整几天后将和其他退伍战友乘飞机离开西沙。这几天,他还要和退伍战友们排练节目,争取参加欢送老兵文艺晚会。

  原标题:“军报新媒体西沙纪行”闻思录

面对所处的特殊环境,部队开展了坚决拥护、忠诚守护、真心爱护三沙市的教育。官兵说,38年前,前辈们收复了西沙的岛屿,今天,我们也一定能够完成守岛守疆任务。请祖国放心,有我们在,就不会丢失一寸领土!

  西沙官兵的家人讲述的西沙散发着浓浓的乡情,说的是官兵的第一故乡,还是第二故乡,已经很难分辨。那些天,守岛官兵的故事通过军报新媒体迅速传播。一名网友在数个流泪的“表情符”后留言:“每一个时代都有一些不可替代的人,去做一些不可替代的事。西沙守岛官兵你们辛苦了,时光流逝,岁月变迁,你们的故事永不磨灭!”

我们在岛上参加了到“将军林”植树的活动。永兴岛有几片椰林叫“将军林”。1982年初,时任总参谋长杨得志同志在永兴岛栽下第一棵椰树苗,从此,来西沙视察的省军级以上领导都会在西沙部队营区种下椰子树。历经30个年头,“将军林”里已经栽下了上千棵椰树。在西沙官兵的精心养护下,“将军林”中的椰树,棵棵根深叶茂,成为永兴岛上独特的风景线。

  确实,自从记者上岛采访,西沙官兵的家人们就成了军报新媒体的忠实粉丝。惦念官兵的亲人们,从手机上看到了官兵的日常生活,也和网友们聊起了他们所知道的西沙。中士何忠礼的家人在留言中讲了一段趣事:“岛上没有汽车,他都习惯了在马路中间走,回家探亲见了汽车都不知道避让。”雨水班老班长关延国的妻子说,西沙雨水班是专门收集雨水的,把雨水净化后当饮水。对雨水班战士而言,雷声就是号令。一年,关延国回家探亲,半夜突然雷声大作,他像在岛上一样,一跃而起。妻子大惊:“想吓死人啊!”

让记者始料未及的是,踏上永兴岛,我们还没顾上欣赏闻名遐迩的西沙美景,就被岛上的战备氛围所感染。只见官兵个个身着迷彩服,有的还携带着轻武器。

  4月13日,“军报新媒体·西沙纪行”报道组和网友代表一行登上琛航岛。全体人员面向纪念碑鞠躬、敬酒,缅怀先烈。当天,网友代表刘伦在军网微信公号撰文《西沙行,最难忘向烈士致敬那一幕》。刘伦说:“那一刻,我真正懂得了西沙和南海对于祖国的价值,懂得了我们的安宁生活从哪里来。”

这真是个既美丽又浪漫的故事。东岛上有10万只珍稀白腹鲣鸟,全国只有东岛有这种鸟。李长寿16年前来到西沙东岛当兵,就与白腹鲣鸟结下了情缘。为了尽量少打扰白腹鲣鸟的生活,他和岛上的战友修建了一条长5700多米的环岛路,让官兵的日常训练、生活避开鸟群的栖息地。

  岛上一位渔民说,过去除了定期轮换驻守西沙的军人,普通民众几乎没有机会来到西沙,即便到了西沙,也只能登上永兴岛。直到2013年,西沙旅游线路开始对公众开放,游客才有机会乘船登陆鸭公、全富、银峪这几个岛屿。统计显示,西沙岛礁游客最多的年份也不超过两万人。迄今为止,总人数不超过5万人。

虽然没有特别的敌情,但三沙市驻军面临的安全形势依然严峻。同样身着迷彩服的水警区司令员刘堂介绍,从统计情况看,外国对我侵渔侵权事件逐年增加。

  西沙,确实不再遥远。在西沙军民眼中,那伸向远方的机场跑道,恰似祖国温暖的手臂,把西沙抱在怀里,把南海抱在怀里……

南海舰队政治部副主任陈俨是水警区的老政委,他不仅熟悉这里的官兵,还了解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他指着机场跑道边深埋地下的大罐说,那是保存雨水的容器。机场跑道上的雨水通过边缘的水沟,流进积水罐,每年能为岛上官兵和居民提供3万余吨淡水。

  虽说网络是虚拟世界,西沙之梦却很坚实。在永兴岛的一侧,记者与网友们看到了改建扩建中的机场。西沙水警区领导介绍说,这个机场是军民合用,工程完工后,大型客机和运输机就可以在永兴岛起降了。

为应对严峻的安全形势,水警区不断加强战备训练。他们提出守备部队的训练要高标准严要求,从实战出发,部队指挥员经常设置一些突发情况,拉动部队全副武装行动。为确保祖国海疆的安全,这里的连队干部每天晚上都要带队巡逻不少于两次。他们形容,西沙官兵睡觉都是“睁只眼,闭只眼”。虽有夸张,但其间的辛苦和压力不言而喻。

图片 1守海守岛守天涯。守岛官兵牢记使命担当,每天巡逻在天涯海角。

记者一行来到相邻而建的西沙军史馆和西沙海洋博物馆。参观时,一幅照片引起我们的兴趣。照片上,上万只海鸥密密麻麻地在天空展翅翱翔,那场面煞是壮观。该图片标示:拍摄于1976年,地点:西沙永兴岛,作者:解放军报记者车夫。

  记者手记

17时,我们记者一行乘坐的海军运输舰缓缓离港。岸上的西沙战友一遍遍地高呼“欢送战友——再见战友——”,船上的记者们眼含泪花,整齐地站在甲板上,一遍遍地挥手呼喊“向西沙战友学习——向西沙战友致敬——祖国感谢你们——”

  记者把手机上网友的这些留言,拿给驻岛高炮连指导员熊犇看。熊指导员笑着说:“我们这点小辛苦算啥?守岛前辈们那才叫苦。那时,补给船每月来一次,只有船刚到的那两天才有新鲜蔬菜吃。官兵休假和归队,要是遇到寒潮或台风船只不能开航,会拖上两三个月甚至更长。一次,有个老兵休假结束买个鸭仔准备带上岛,一路辗转,等最后上岛时,鸭子都能下蛋了。”

2005年到2008年,中国科技大学硕士研究生赵贵霞赴东岛研究、观察鲣鸟及其栖息地,时任水警区政委陈俨指派喜欢鲣鸟的李长寿做好赵贵霞的保障工作。

  中国古代有句谚语“上怕七洲、下怕昆仑”,“七洲”指的就是西沙一带海域。海路迢迢,风高浪恶,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船舶葬身海底。“西沙不一般,能来西沙的人也不一般。”守岛官兵告诉记者,“永兴岛上现在主要生活着海军驻岛部队、三沙市政府工作人员、常住渔民、建筑工人,只偶尔有些零星访客。”

11月22日清晨,迎着初升的太阳,经过海上14个小时的颠簸,我们和10多位记者同行来到慕名已久的三沙市永兴岛采访。还未下船,码头上矗立的一个硕大标语墙首先映入眼帘,整面红墙上书写着8个金光闪闪的大字:爱国爱岛,乐守天涯。

  云卷云舒,潮涨潮落。信息网络时代的今天,我们再次走进西沙。我们的所见所闻,插上网络的翅膀,呈现在亿万网友的电脑荧屏、掌心终端。

“近几天有情况吗?”面对记者的提问,西沙某水警区政治部主任刘卫平说,这里没有平时战时之分,上岛就是上前线,守岛就是守阵地。党的十八大提出“坚决维护国家海洋权益,建设海洋强国”,我们深感坚守海岛责任重大。所以我们时刻都在准备打仗,确保一有情况拉得出、守得住、打得赢。

  这11年里,两个人中但凡有一人对守岛有点畏难,就没有这种机缘了。”西沙某水警区政委柯和海对网友们说。

说到这里,记者才有闲暇领略一下西沙的美。头顶湛蓝的天空、如棉花般的白云,眼前所看到的是绿树、银滩,委实美不胜收。目前,西沙绿化面积达到80%以上,有的小岛达到90%。一个正忙着侍弄椰树的老兵告诉记者:“我们打心眼里喜欢栽树,能给西沙添点绿色心里美滋滋的。我们保卫西沙,也保护这里的环境。”

  正午过后,骄阳似火,记者、网友代表与守岛战士一起在西沙石岛“老龙头”站岗巡逻。海风裹着细沙,吹得人睁不开眼,打在脸上一阵刺疼。不一会儿,汗水就浸透了T恤衫,身上黏糊糊、湿漉漉的。

即将登车时,遇到几位即将退伍的老兵。陈俨像老朋友一样拽住其中一位向记者介绍,这个同志叫李长寿,是四级军士长。小李不仅保护东岛的白腹鲣鸟有功,而且还在这里收获了爱情,娶了一位中国科技大学的研究生。

  军报记者看西沙,看了将近半个世纪。这次,看得最全面、最细致的,不是军报记者的眼睛,而是军报新媒体采访组携带的360度全景VR摄像机。

临近中午,我们来到永兴岛机场参观。长长的机场跑道就像一把利剑镶嵌在永兴岛的东端。

  此行走西沙,驻琛航岛某守备营一对主官令记者和网友印象深刻。营长田艳博与教导员陈明阳,上军校时是同学,毕业后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西沙。11年里,两人三次共同守岛,两次成为搭档,经历令网友称奇。

与我们同行的南海舰队某基地副政委黄跃进说,这8个字就是西沙精神的高度凝炼。

  跨越时空,点击鼠标,“全景西沙·军网VR新体验”,一个全新的频道出现在中国军网。扫描二维码,点击分享键,西沙的将军林、老龙头、海洋馆……一幅幅海天全景环视照片,伴随着海鸥的欢唱、海浪的潮声,瞬间呈现在亿万网友的微信朋友圈。

晨光微露,李长寿就带着“鲣鸟硕士”钻入丛林观察、记录白腹鲣鸟的生活习性;夕阳西下,俩人结伴踩着晚霞在白腹鲣鸟的护送下满载而归。3度春秋,他俩记录了大量的白腹鲣鸟生活习性,这岛上的只只鲣鸟也见证了俩人的爱情。2009年,他们喜结连理,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宝贝女儿。

  蓝天、碧海、沙滩、椰树……

在三沙市市政大楼前的“北京大道”上,看到几条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的条幅横挂在道路上方。刘堂说,部队一边加强战备训练,一边认真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

  一名岛上的哨兵说,西沙属亚热带气候,风和日丽的日子不多,每年平均有20多次台风路过,无风三尺浪,有风浪滔天。白天酷热,紫外线强烈,官兵们一年到头都穿着长袖迷彩作训服。记者看到,官兵领口、腋下是一片片白色的汗碱。

他颇是开心地告诉记者,政工网已成功登岛,官兵学习十八大精神,实现了与北京同步,每天一大早就能通过政工网看到各报刊发的有关十八大的重要新闻。

  从在报纸上读文字、看照片畅想西沙,到在电脑上、手机上看VR感知西沙。这个变迁,和西沙的沧海桑田一样动人心魄。信息网络时代的西沙,前所未有地走近了每一个中国人。

交谈中,西沙官兵对十八大提出的“五位一体”总体布局颇有感触。他们说,要按照十八大的要求,搞好水警区的文化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让官兵的素质更高,让西沙更美。

  那么,这又是为什么呢?“答案,就在那儿!”柯和海指向永兴岛码头,那里矗立着一堵红色的标语墙,上面刻着8个大字——爱国爱岛,乐守天涯。

西沙的艺术氛围很浓,官兵的艺术水平也很高。他们坚持节假日、重大活动举办文艺晚会,官兵编排的《西沙三章》文艺晚会,还被总部和海军首长邀请到北京演出。西沙官兵不仅兵演兵,还兵写兵,他们每年出一本《我是西沙人》。2007年2月,水警区成立了水兵摄影协会,陈俨、刘堂拍摄的片子都获过全国性大奖。

  西沙·潟湖·同心圆

  

  登岛的知名网评作家周小平发现,在西沙,官兵巡逻时都是全副武装、荷枪实弹,就连休假归队后的报到方式也与众不同——面向国旗,立正敬礼,大声呼喊:“向祖国报到!”在西沙,他还听到这样的故事:一名守岛军官的母亲去世,他不能回去,只能面对家乡的方向跪下,深深地叩头。当他转身时,却发现全连官兵整齐地跪在身后……

图片 2网友薛飞、刘伦和守岛官兵一起站岗。

  遥想42年前,解放军报记者首次登上飘扬着五星红旗的西沙群岛采访。从此,军报的版面上,出现了这片常人难以涉足的遥远海岛。

  5万:13.67亿!可想而知,踏访西沙是一个多么难得的机遇。如今,近7亿中国网民可以第一时间和军报记者一起真真切切看西沙。难怪,网友代表刘伦自从登岛,就用手机拍个不停,在朋友圈里晒照片、发观感。他告诉记者:“对西沙的认识,最初来自于《西沙,我可爱的家乡》那首歌,西沙仿佛一个美丽斑斓而又神秘遥远的梦,只能神往。没想到,这一次跟随军报新媒体,不但让我梦想成真,也替很多朋友圆了一个西沙梦!”

  “有些事情啊,你们用照相机、摄像机是拍不到的!”四级军士长刘英奇至今记得,2006年那次寒潮一直持续到年底,补给船不能靠岸,官兵先是把海带、粉丝、腐竹、南瓜这“西沙四大名菜”吃完。接着,罐头吃没了,面粉吃没了,甚至盐也吃没了。

本文由军事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正改扩建西沙永兴岛机场 将可起降大型运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