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涯军事观察 征战海角天王菲歌曲大全涯——记

- 编辑:www.9927.com -

天涯军事观察 征战海角天王菲歌曲大全涯——记

陈岩,原名陈义清,海南昌江县墩头村人。1939年加入中国,历任琼崖抗日独立总队大队政工队长、支队政治处主任、大队政委,琼崖纵队总队政治

琼崖纵队队长冯白驹

陈岩,原名陈义清,海南昌江县墩头村人1939年加入中国,历任琼崖抗日独立总队大队政工队长、支队政治处主任、大队政委,琼崖纵队总队政治部主任等职海南解放后,历任海南军区政治部直工处处长、独立二十七团政委,海南区人民武装部部长,海南区兵役局局长,海南军区党委委员,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武装部部长,广东省参事室副主任,中共海南行政区委常委,海南行政区人大筹备组副组长等职。1955年被授予二级独立勋章和二级解放勋章,1964年晋升大校军衔1987年2月17日在海口逝世。

冯白驹 海南省琼山市人。无产阶级革命家,别名裕球、继周。琼崖革命武装和根据地创建人。被誉为琼崖人民的一面旗帜”。历任中国工农红军琼崖独立二师师长,广东省人民抗日纵队琼崖独立总队总队长,中国人民解放军琼崖纵队司令员兼政委,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南军区暨43军政治委员,中共海南区委第一书记,海南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海南行署主任,中共广东省委书记处书记,广东省、浙江省副省长等职。

民国初年,墩头是一个有五六百户人家的渔村,也是琼西人口比较集中的小渔港,村的西边是浩瀚的北部湾,村周边的海滩上,盐田堆盐如雪, 港口桅杆林立,商贾云集。轮船、渔船穿梭,直通港澳、广州,渔盐和海运事业较为发达,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1938年12月琼崖工农红军改编为广东省民众抗日自卫团第14区独立队,他任队长。他为培育这支抗日武装呕心沥血,亲自给战士们上政治课,讲授毛泽东军事思想和红军的优良传统作风,同战士们一起进行军事技术、战术训练,使这支武装的军政素 质和作战能力不断提高,成了冲杀在海南人民抗战最前线的一面红旗。

1913年,陈岩在墩头村出生了他的祖籍是广东省湛江海康县,祖父是靠捕鱼为生的渔民,由于家境贫困而离乡背井,迁居海南岛昌江县墩头村父亲接过祖父留下的渔船,不论风吹雨打,常年出海捕鱼,因劳累过

1939年2月日军入侵海南岛,他在琼山县潭口指挥了阻击日军的战斗,打响了琼崖抗战的第一枪。不久部队扩编为广东省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总队,任总队长。率部开展独立自主的敌后抗日游击战争,取得了琼山罗刘桥、罗板铺伏击战,海口长林桥袭击战,那大围攻战等战斗的胜利,先后开辟琼文、美合、白沙等根据地,并挫败了日伪军的多次“扫荡”和蚕食。

度,贫病交加,在儿子即将诞生前就病逝了。陈岩成了一个遗腹子,自幼与母亲相依为命母亲为了维持一家生计,含辛茹苦,靠肩挑谋生,积攒了一些钱供陈岩到私塾读书识字年幼的陈岩非常懂事,深知母亲非常艰辛,自己读书的钱来之不易,所以,他学习十分勤奋,但陈岩在私塾学习两三年后,母亲就再也交不起他的学费了。

副队长马白山

1926年,12岁的陈岩又可以读书了,他幸运地进入设在墩头村的昌江县立二小继续学习昌江二小的前身是辛亥革命时期的国民小学,1922年被军阀邓本殷所部放火烧毁。1926年春,墩头村的进步青年史丹,参加国民革命军南征盘踞琼崖的军阀邓本殷史丹回到昌江县,同符悼云等人一起在昌化城南门庙建立了昌江县党部,领导昌江县的农动,昌江县的农民协会等革命组织相继建立。大革命运动唤醒了琼岛大地,新文化的春风吹进了墩头村在史丹的倡议下,墩头村一些进步人士商议创办一所平民学校,让贫苦渔民的子女能上学读书,改变家乡文化落后的面貌,培养造福社会的人才他们的倡议,得到了县党部的大力支持和当地群众的积极拥护经过募捐资金,修葺校舍,聘请教师,1926年,墩头村设立了昌江二小,史丹担任第一任校长。史丹早年在上海、杭州读书时,受到教育家陶行知的影响,他把平民教育作为昌江二小的办学方针,引导学生以天下为己任,立志为国家的富强、民族的独立学好本领

马白山,新中国开国少将、原海南军区原副司令员。1927年在家乡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在上海从事党的地下工作。1933年回海南开展秘密活动,为发展琼西地区党组织和抗日救亡运动进行了艰苦的斗争。抗日战争爆发后,他率部开展游击战,巩固和发展抗日根据地。解放战争时期,他历任琼崖纵队参谋长、总队长兼政委、纵队副司令员,海南解放后,他历任海南军区副司令员、海南军区副兵团级顾问。1955年被授少将军衔,荣获一级解放勋章和二级独立自由勋章。是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四、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1992年因病在海口逝世,终年86岁。

昌江二小创办伊始,陈岩和同村的周珠江、文宝庆等人成为首批进入这所学校的高年级学生,校长史丹鼓励学校师生积极参加反帝反封建的斗争。学校不仅教学生唱《列强》等革命歌曲,激发学生的爱国精神,还推行陶行知的“小先生制”,让高年级学生到校外当小先生,开展扫盲活动。高小毕业后,陈岩留在学校当义务教师。

1938年9月日军飞机轰炸海口,军舰窜犯榆林港,琼崖国民党军政当局和中共琼崖特委达成协议,琼崖红军改编为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第14区队独立队,在政治上组织上保持独立自主,琼崖国民党军政当局每月发给军饷。独立队是一个大队的建制,下辖3个中队,有300余人。冯白驹为队长,马白山为副队长。

1932年 8月的一天,一位中等身材的青年,提着简陋的行李走进昌江二小的校门。他的到来,使昌江二小的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这位年轻人,就是后来成为琼崖纵队副司令员的马白山。马白山到昌江二小后,依靠进步人士史丹的社会力量,秘密开展革命活动,传播革命种子马白山除了上课教学,课余时间则经常在他的住房里和教师、学生接触谈心,了解他们的想法。他经常给学生介绍祖国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讲述许多民族英雄的故事,以提高学生的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

1939年3月独立队改独立总队,马白山任总队附兼第3大队长,吴克之也是大队长,两人都是冯白驹的得力干将。

1934年,马白山的胞兄、员马秋江在上海从事地下活动时被捕入狱,马白山凭着自己的威信,通过昌江二小的校长戴恩民,以昌江二小的名义将马秋江保领出狱马秋江出狱后,也到昌江二小任教,接替马白山的教务主任职务马秋江的到来,使昌江二小名气更大了,他多才多艺, 擅长拉手风琴,经常带领学生演唱《义勇军进行曲》等革命歌曲此外,他还经常组织学校的文艺晚会,演出反帝反封建的小节目。在马秋江的带动下,学校师生朝气勃勃,校园里时常传出嘹亮的歌声:“墩儿高高,海水滔滔,围绕着我们的学校哥哥弟弟,姐姐妹妹,在这里舞舞跳跳大家读书, 大家做工,光明天下,是我们创造!”

1939年春末,琼崖党和武装力量已在琼文地区建立了抗日根据地,而琼西党的抗日力量较为薄弱,马白山不畏艰险,主动请命到琼西。1939年仲夏,马白山离开如火如荼的琼东革命根据地,其晓行夜宿,翻山越岭.朝白色恐怖的琼西地区进发,紧跟在他身旁的有琼纵老部下李定南、王琼业、劳家旺等人,进人琼西.他紧紧依靠人发群众,不断扩大人民武装抗日力量。他运用灵活的游击战术,率领组建起来的琼西抗日游击队,狠狠打击日寇,开辟了琼西澹、临抗日根据地。

在昌江二小担任义务教员的陈岩,在马白山、马秋江的启蒙下,他的人生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追求进步,积极参加马白山、马秋江组织的革命活动1934年春夏,经学校进步人士和墩头村父老乡亲的大力推荐, 陈岩出任昌江县第三区墩头乡副乡长1934年秋,他和马白山一起到广州黄埔蝴蝶岗小学教员训练所学习1935年秋,学习期满,他返回昌江二小继续任教,同时兼任校外进步团体“青年勉力社”的主任,领导进步青年开展文f15se娱体育活动

1939年11月,在他的周密部署和正确指挥下,琼西抗日游击队采取日夜围困战术,一举攻克了琼西重镇那大,沉重打击了不可一世的日寇,发展了琼西抗日形势,为特委和总部次年转移到澄迈县建立美合根据地奠定了基础。

1936年秋,在地下党组织的活动下,墩头村父老乡亲和群众极力推荐陈岩出任墩岭乡乡长到任后,他利用此身份,掩护地下党组织活动,对抗势力。同时,他还想办法保护群众,应付抽壮丁和收户 口捐等。

抗日战争胜利后,马白山任中共琼崖区党委委员、军事部长。

1937年 7 月 7 日卢沟桥事变后,昌江二小师生对日本侵略者十分愤慨在马白山、马秋江等员的发动下,学校成立抗日救亡宣传队,革命师生满腔热血地投入抗日救亡宣传活动。是年秋,陈岩出任昌江二小校长,积极推动师生的抗日救亡工作此时,马白山与中共西南临委安排一批员到昌江二小任教,包括李定南、欧德修、赵光炬、林树兰等人这些人将昌江二小作为抗日救亡宣传阵地,在学校建立党支部,培养抗战力量,

重要领导人吴克之

1938年初,昌江二小的抗战救亡宣传活动,扩大到邻近的县和地区,学校组织了抗日救亡远征宣传队,由校长陈岩和教员欧德修、林树兰等带领,开展广泛的抗日救亡宣传。陈岩和欧德修还带领由二十四名学生组成的宣传队,从昌江的海尾开始,经过儋县的海头、南华、排浦、白马井、新英、新州等地,依靠当地中小学进步师生的支持和配合,进行了十多场宣传演出演出的节目有《放下你的鞭子》《大刀歌》《流亡曲》等抗日歌剧每当演到沦陷区人民在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践踏下,无家可归的老父亲和小女儿沿着街卖唱的悲痛欲绝的情节时,台下的观众都会深受感动,场里一片哭泣声,剧终时,宣传队带头高呼“:日本帝国主义滚出中国去!”“团结抗战,还我河山!”

吴克之,原名吴钟华,海南海口市琼山区美兰乡塘内村人。中央军校第四分校第十一期毕业生。一九三七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九三八年入伍。

陈岩带领宣传队,在新州镇同儋中的进步师生共同演出了三个晚上, 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主张抗战的儋县县长陈宗舜还题写“抗战必胜”“气吞三岛”的字幅赠送给昌江二小宣传队。

1937年夏,他回到海口。“七·七”事变后,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抗日军民开展轰轰轰烈烈的抗日战争。琼崖海府地区的抗日救亡运动也蓬勃发展。当时,吴克之在琼山县政警队任队长。当他得知老同学、共产党员符哥洛等被关押在琼山县监狱的消息后,便设法同符接触,给他传送进步书刊和外面的情报,支持他们在狱中开展对敌斗争。经过符哥洛介绍,党组织的严格审查,于同年9月被批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9年 2月,琼崖抗日战争爆发。3月,陈岩加入中国。入党后,受中共昌感县委派遣,到昌江县抗日游击队第一大队任副大队长兼第一中队指导员,并秘密兼任第一大队中共党支部书记。6月,他被调任独立总队第四大队政工队长12月,他任独立总队第二支队副官主任。陈岩参加独立总队后,抗战期间参加的大大小小的战斗不计其数。特别是被调到第四支队期间,在支队长马白山的领导下,他参与指挥了许多战斗,灵活机智地运用游击战术,克敌制胜,以弱胜强,积小胜为大胜,为琼崖抗战立下卓越的功勋。

为了斗争的需要,党指示他续继留在政警队搞地下工作。这时,为了团结抗日,琼崖特委派代表与国民党琼崖当局就国共两党合作团结抗日问题进行谈判。由于坏人告密,特委书记冯白驹和夫人曾惠予遭到国民党当局非法逮捕、也关在琼山县监狱。党组织和琼崖各界爱国人士紧急呼吁,要求无件条释放冯白驹同志,但国民党当局不但置之不理,并且主张以“共匪头”罪名杀害冯白驹,情况十分危急。琼崖特委决定派符哥洛找吴克之设法营救。一天上午,吴克之来到六号监房,符哥洛向他传达了党的决定。在这危急关头,吴克之置个人安危于不顾,坚定地对符哥洛说:“冯白驹同志是琼崖特委的主要领导人,保护他在狱中的安全,是责无旁贷的,我坚决完成任务,接受党组织对我的考验。”吴克之当时提出一个营救冯白驹的行动方案,即如果敌人下毒手,他就率领一部分政警队士兵保护冯白驹越狱逃走。这个方案取得了党支部和冯白驹的同意。不久,由于周恩来和叶剑英的交涉,国民党琼崖当局慑于抗日群众的压力,于同年12月释放了冯白驹。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的怀疑,不久被撤职。他按照党组织的安排,回到琼文抗日根据地参加抗日救国斗争。

1942年 2月,中共琼崖特委为适应抗战形势的发展,恢复向琼西发展的战略布局,决定在澄迈、临高、儋县地区组建第四支队,任命马白山为第四支队支队长兼政委,同时委派原第三支队大队长潘江汉、第二支队政治处主任陈岩协助马白山进行组建工作

1938年10月,琼崖国共两党关于团结抗日的谈判达成协议,琼崖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同年12月5日,琼崖工农红军游击队在琼山县云龙墟改编为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第十四区独立队。不久,吴克之担任独立队第三中队长。率部活动于琼山县的道崇、三江、苏寻三、云龙乡一带,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独立自主原则,放手发动群众,广泛开展抗日救亡运动,收集民间枪支,争取团结地方抗日武装,发展壮大自己的队伍,完成了组建第五大队的任务.并协助地方党组织建立“青年抗救会”、“妇女抗救会”等抗日群众团体。

3月初,马白山、潘江汉、陈岩到达澄迈县办事处,着手进行第四支队的组建工作。不久,总部又调来周珠江、文宝庆,他们五人组成第四支队部。3月下旬,总部决定同意第四支队成立两个大队,并决定潘江汉为第一大队大队长,陈岩为政委;符志行为第二大队大队长,张诚军为政委,第四 支队成立后,陈岩与大队长潘江汉共同率第一大队在琼西地区开展游击作战,消耗了日军大量的军事力量,给予敌人沉重的打击

1939年2月10日,日本侵略军侵占海南岛。同年3月,琼崖抗日独立队扩编为独立总队,吴克之担任独立总队第二大队大队长。四、五月间,他指挥第二大队的第四、第五中队化装袭击永兴日军据点和海口市长桥村附近修路日军,旗开得胜;9月,又指挥第五中队配合第一大队在罗板铺公路伏击日军,全歼敌人十多名,毁敌军车车一辆,首次取得缴获轻机关枪一挺的胜利。琼文抗日根据地也逐步扩展到琼山的云龙、咸来、道崇和文昌的南阳、潭牛等地。1940年1月,琼崖特委和总队部命令吴克之率领第二大队掩护特委和总队渡过南渡江,西迁澄迈美合。当时,吴克之正感冒发高烧,卧病在床,但他接命令后,立即行动。此时,琼崖特委和总队领导机关西迁的行动企图,被日军觉察,敌人迅速从琼山、定安县出动数百人,分南北两路向我领导机关渡江集结地点进行合围,情况十分危急。吴克之身先士卒,沉着指挥部队抗击敌军,终于保护领导机关安全西迁,向美合挺进。同年9月。琼崖特委和总队部决定建立支队建制,活动于琼文地区的第一、第二大队合编为第一支队,吴克之被任命为支队长。

9 月,第四支队支队长马白山在率部进攻东江乡敦灵村时负伤,由潘江汉代行支队参谋长职务当时,日军正集中力量向琼文抗日根据地“蚕食”“扫荡”,潘江汉、陈岩率领第四支队第一、第三中队挺进澄迈县三区的南凿肚,与在琼山县西地区行动的第一支队第三大队取得联系,伺机歼敌,策应琼文抗日根据地进行反“蚕食”、反“扫荡”斗争。

同年12月,琼崖国民党反动派向琼崖特委和总队部的驻地美合抗日根据地发动进攻,制造震惊全岛的“美合事变”。特委和总队被迫撤出美合,东返琼文。国民党顽固派美合得手后,反共逆流更加变本加厉。坚持琼文抗日斗争的第一支队处于日顽两面夹攻的严重局面。3月12日,顽军保安第七团的两个连,分两路深入罗蓬坡一带,向我军发起进攻。在总队首长统一指挥下,吴克之亲自率领第一、第二大队投入战斗,反击敌人,经过半个多小时战斗,全歼顽军第八连,缴获捷克轻机关枪一挺、长短枪三十余支。罗蓬坡反顽战斗告捷后,国民党顽固派不甘心失败,继续执行“积极反共,消极抗日”的方针,不断向我发动进攻,但均遭我军击溃。1942年1月,吴克之同马白山等共同指挥第一支队、第二支队在琼山县三江乡的斗门村、咸来乡的大水村反击顽军,都取得了胜利,击毙了国民党琼崖守备副司令兼保安第七团团长李春农,给顽军以沉重的打击,从而打退了国民党顽固派掀起的反共逆流,保卫了琼抗日根据地。

1943年秋,日军的“蚕食”“扫荡”扩展到琼岛西部的临高、儋县和澄迈的大部地区,日军到处烧杀抢掠,制造了一个又一个“无人村”,第四支队为执行中共琼崖特委和总部“坚持内线,挺出外线”的作战方针,决定第三大队坚持内线斗争,活动于四行山、木排山、能仁、卜吉等山地,第一大队和猛进大队挺出外线,第一大队到儋县四里的大大成、南辰、雅星等乡;猛进大队挺进东成、南宝等乡,寻机打击敌人,开辟新区。第二大队挺进南丰、纱帽岭开展斗争,建立根据地,牵制那大镇的日军

与此同时,吴克之指挥第一支队积极打击日伪军,取得了一系列胜利。他积极响应琼崖特委和总队部提出的“争取更大胜利,迎接红五月”的号召,率领第一支队向文昌县的东北地区挺进,采取机动灵活的游击战术,痛击日伪军。同年四五月间,第一大队的第四、第五中队化装袭击永兴据点,第二大队的第五中队和特务连袭击了翁田据点,第一大队和第二大队的第四、第六中队先后在昌晒至龙马公路、冯家坡至锦山公路等伏击日军,取得了三战三捷的胜利,共歼敌五十多名,缴获轻机关枪一挺、长短枪四十余支。

9月下旬,陈岩与潘江汉带领第一大队两百多名指战员在儋县那大、洛基一带开展游击战争。一天中午,部队正在洛基乡的一个小村庄里午休,突然,当地群众送来情报:驻扎洛基据点的一个日军小分队,每天派出十多个士兵押着民工在南保方向抢修公路,下午再从原路返回据点。大家听罢,个个摩拳擦掌。陈岩和大队长潘江汉认为:日军在这一带实在太猖狂了,我们一定要打好这一仗,以鼓舞民心士气;但又考虑到洛基据点距那大镇日军大本营仅十几公里,战斗打响后,那大日军极有可能出兵增援,大队部召开会议研究如何打好这一仗。经过反复分析研究,大家一致认为第一大队的兵力比日军小分队多二十倍,在兵力对比上占绝对优势, 若采取闪电战术,出其不意,速战速决,就可克敌制胜,另外,在丘陵地区作战,即使日军前来增援,我军也可以凭借有利的地形,同日军周旋。陈岩与大队长潘江汉最后定了“关门打狗”的战斗方案,

同年7月,琼崖特委和总队部决定由吴克之和马白山担任正副指挥,统率第一、第二支队的主力,采取伏击打援的战术,拔除美德日军据点。当时,日军在美德驻有一个小分队,配有重机关枪一挺,轻机关枪一挺和其他武器装备。驻美德之敌每天都与潭牛、大致坡据点的日军往来联络。三个据点的日军只要一方受到打击,各方都会赶来增援。根据敌人这一行动规律,吴克之和马白山决定把两个支队分兵三路伏击,先打其一部,待其他据点敌人出援时,就各个击破,歼灭敌人,拔掉美德据点。吴克之指挥三个大队埋伏于大致坡至美德公路之间的一个小高地上,准备伏击大致坡之敌。

太阳西斜,第一大队由当地向导带路开始出动,部队钻进茂密的橡胶 园,秘密来到距离洛基圩约一公里处的树林中,在公路两旁布下了伏击圈,撒下了“大鱼网”洛基乡的民兵和群众也拿起刀枪赶来参战,

4日上午7时,潭牛三十多名日军乘一辆军车前往美德据点。但是狡猾的敌人在途中发现田地里静悄悄的,与往日不同,疑心我军设伏,便下车沿路旁的树林小心翼翼地搜索前进,凑巧迂回到了我设伏部队的后面。敌人发现了我埋伏部队,并立即向我发起攻击。我军只好仓促应战,就地阻击敌人。战斗打响后,吴克之断定枪声不像是我埋伏部队向敌人开火,紧接着美德方面也响起了枪声,吴克之估计是美德之敌出援。根据突然变化的情况,他当机立断,决心改变原来的打法,除留下少数部队警戒大致坡之敌外,立即率领他身边的部队赶往美德方向占领坑尾村高地,此时日军也正赶来抢占高地。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战斗。在战斗中,吴克之的爱人、护士黄梅香当场中弹牺牲。他忍着悲痛.继续指挥部队狠狠还击敌人。经过两个小时激战,全歼了美德之敌。潭牛之敌也被我军击溃。这次战斗共计毙敌官兵六十余人,缴获日造重机关枪一挺、轻机关枪两挺,长、短枪二十余支。美德战斗,是我军与日军作战以来所取得的一次较大胜利。这次胜利沉重地打击了日军的士气,极大地鼓舞了广大的抗日军民,显示了吴克之勇敢机智、决断迅速、善于应变的军事指挥才能。

午后 4 时过后,这支日军小分队果然按原路返回据点,十多个日本士兵一路走来,渐渐地拉开了距离走在最前面的那个日本士兵,手里拿着一把挑着“太阳旗”的刺刀,跟在后边的士兵则一个个挺胸凸肚,踢脚甩手,一步步走近伏击圈。陈岩看到这伙神气活现的家伙将成为入瓮的王八,心里暗自高兴这时,大队长潘江汉一声令下:“打!”霎时间,枪声大作,子弹、手榴弹劈头盖脸地向日军打过去,日军遭到突如其来的袭击,顿时慌乱一团日军小分队队长手舞指挥刀,声嘶力竭地号叫着指挥士兵向后冲出埋伏圈,但很快就遭到第一大队一个班的阻击日本士兵见退路已断,只得就地趴下,架起机枪向第一大队阵地疯狂扫射。第一大队的神枪手、机枪手早就对准了日军的机枪手,一阵猛烈的火力把日军机枪手打翻在地,日军的机枪变成了哑巴不久,日军死伤过半,枪声渐渐稀落潘江汉又一声令下:“冲啊!”战士们一个个像下山的猛虎,向日军冲杀过去。与此同时,前来参战的民兵也一齐杀过去,他们挥舞着手中刀枪,大声呐喊, 把日军团团围住,通通歼灭

1942年5月,日兵调集兵力,采取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战术,对琼文抗日根据地进行“蚕食”和“扫荡”,扬言要在六个月内消灭琼崖抗日武装力量。吴克之等率领的第一支队坚决执行琼崖特委和总队部关于开展反“蚕食”斗争的指示,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广泛开展麻雀战、伏击战、袭击战、地雷战等,大打人民战争,取得了一次又一次的胜利,先后在琼山县的大致坡、永兴、塔市、灵山、大林等地打击日伪军,共击毁敌装甲车两辆,歼敌一百多名,缴获一批武器装备。紧接着他又指挥第三大队挺进琼山二区,在大桥截击九辆日军车,经过两个多小时激烈战斗,共毙伤敌人四十多名,击毁军车三辆,缴获十多支步枪和一大批军用品,这是继美德之战后我军取得的又一次较大规模的伏击战胜利。

战斗持续不到一个小时便结束了此战,第一大队歼灭日军十六人, 缴获机枪一挺、长短枪十余支中队长玉春同志光荣牺牲,大队长潘江汉腿部负伤。陈岩指挥部队迅速转移到附近的山沟第一大队刚转移,驻那大的日军发出两辆满载士兵的军车赶来增援,但是他们到达时已找不到目标,又时近黄昏,太阳西落,两辆日军军车只好掉转车头回那大去了。

同年10月,日军出动四千多人。在顽军的配合下,出动飞机、坦克,向琼文抗日根据地发动更大规模、更加残酷的“蚕食”、“扫荡”,妄图寻找我军主力决战,消灭特委和总队部首脑机关。敌人实行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几乎使琼山县的云龙、咸来、道崇、苏寻三等一带地区变成“无人区”。顽军与日军划地分防、纷纷出动,侧击我军。琼文地区的抗日斗争进入了最困难的时期。

第一大队回到儋县抗日民主政府办事处,与县政府和当地群众一起庆祝胜利此战,是第四支队在琼岛西部赵灵敏反“蚕食”斗争中,全歼日军小分队的第一仗。枪声打破了曾经一度沉寂的琼西,战斗的胜利给琼西人民带 来了很大的鼓舞,

针对敌人集中力量,分进合击,企图消灭我军主力,摧毁我抗日根据地的阴谋,吴克之提出了采取化整为零,以分散对集中,又以集中对分散的办法对付敌人的建议,得到总队领导的同意。在吴克之指挥下,各中队组织起游击小组,广泛开展麻雀战,神出鬼没、机智灵活地打击敌人。活动于三江、咸来一带的第二大队所派出的游击小组,曾在一天内杀伤敌人四十余名。我军采取这种战法,搞得敌人疲于奔波,到处挨打。与此同时,吴克之还指挥第一支队积极配合地方党政机关动员组织群众,实行坚壁清野,使日伪军四处扑空。据初步统计,在短短三个月内,全支队的游击小组共毙伤日伪军三十多名。

1944年夏,琼岛的抗日战争已经度过了反“蚕食”斗争最艰苦的岁月为了适应斗争新形势的需要,琼崖独立纵队总部命令各主力部队进行整训,以迎接新的胜利。第四支队第一大队政委陈岩和时任大队长的吴济华

在琼山抗日根据地坚持反“蚕食”斗争的艰苦岁月里,吴克之依靠群众,自力更生,克服了因敌人的包围封锁给部队带来的缺粮少药等各种严重困难。他很重视部队的给养工作,加强对后勤干部和医务人员,尤其对女战士的思想教育和培养,调动他们的工作积极性。他同干部战士一样,吃不饱,穿不暖,白天打仗,晚间行军,过着非常艰苦的生活,以自己的模范行动来团缔和领导部队战胜了困难,渡过了难关,取得了反“蚕食”斗争的胜利。

奉命率部开进白沙县那凡村一带,协助王国兴开展敌后政权工作;之后又回到儋县大星乡打牛岭进行军政整训,整训工作由第四支队副支队长陈求光指挥。第一大队在山沟里搭起草寮,扎下营寨,开展整训工作。时值初 夏,由于附近乡村的农作物青黄不接,加上日军经常截击第一大队的筹粮队,部队的粮食接应不上,第一大队官兵只能靠竹笋、蘑菇、野菜充饥,病员不断增加,生活非常艰苦。

1943年1月,为了粉碎日军和国民党顽军向我琼文抗日根据地进行更大规模的“蚕食”、“扫荡”的阴谋,琼崖特委作出了“坚持内线,挺出外线”的重要决策。吴克之等坚决执行特委的这一决定,决定第二大队在琼山县继续坚持内线斗争,支队主力跨过南渡江,向琼山县的一、二区和澄迈县的第三区进军,开展外线作战,寻机打击敌人,开辟儒万山抗日根据地。支队主力渡过南渡汇后,旗开得胜,在遵谭、永兴、福山、才坡、安仁、梁沙、东山,东兴等地接连打了好几个胜仗,极大地鼓舞了琼西地区的抗日军民。与此同时,他认真贯彻党的关于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反对顽固势力的策略,对长期盘踞琼山县羊山地区等三股土匪,做宣传教育工作,努力争取他们持中立态度。他多次派干部去找女不歪三谈判,要求他们团结抗战,与我军友好往来。结果,女不歪三同我军签订了“四条”互不侵犯的协定。这样,我军排除了建立儒万山抗日根据地的障碍。

一天,临高县地下党组织负责人冯安全、符英华派交通员送来情报: 驻那大的日军每天早晨都派一支二十多人的小分队,押送民工到和舍圩附近修桥铺路。这支日军小分队配有一挺机枪那时,独立总队各支队的武器主要是靠从敌人手中夺取的战士们把杀伤力较强的机枪比作“命根子”。谁在战斗中缴获了机枪,谁就荣立了战功;谁要是把机枪弄丢了,就要受到严厉的处分。指挥员部署战斗,也往往把能否夺取机枪作为一项重要内容。

儒万山位于琼山县的一、二区和澄迈县的第三区的交界地带,方圆几十里,是一块荆竹密布,灌木成林的石山,周围有几十个村庄,便于部队隐蔽和行动,敌人的力量也比较薄弱,有利于支持琼文地区坚持反“蚕食”斗争。吴克之率领支队部和一大队进入儒万山,着重开展三个方面的工作:一、派出大批武工队,配合地方干部整顿和恢复被敌人破坏的区、乡党组织和抗日民主政权,帮助地方建立常备队和民兵,开展抗日武装斗争,发动青年参军,补充部队;二、从政治上、思想上整顿和教育部队,主要是总结一年多来在反“蚕食”、“扫荡”斗争中部队的政治工作和管理教育的经验教训,进一步提高干部的管理教育水平;三、抓紧战斗间隙进行军事训练,苦练杀敌本领,开展缴敌人机枪的竞赛。在敌人严密封锁,儒万山部队粮食和医药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吴克之很关心干部战士的疾苦,想办法去摘粮食、买药品,解决饿肚子和治病等实际困难,稳定了部队的思想情绪,增强了部队团结。他还经常教育部队拥政爱民,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密切军政军民关系。经过几个月的艰苦工作,儒万山抗日根据地日益巩固。同年秋,吴克之又指挥第三大队向澄迈县美厚乡的六芹山进军,在那里建立了新的抗日根据地。与此同时,在琼山坚持内线斗争的第二大队也奉命挺出儋县、临高地区,配合第四支队开展琼西的反“蚕食”斗争,建立了琼西地区抗日根据地。

这次,战士们听说有仗打,而且还要夺机枪,一个个都坐不住了,吵着要参加战斗,闹得不可开交。

1944年秋,独立总队扩编为琼崖独立纵队。各支队的建制和防区都作了较大的调整。吴克之顾全大局,坚决执行命令。接着,他重新组建三个大队,配备新的领导班子,并率领第一支队继续坚持琼文地区的抗日斗争。

“好啦,好啦!”一位老兵打圆场说“,谁都别争,该谁去,由领导决定。”正当战士们争论不休时,大队部里,第四支队副支队长陈求光也正在

召开大、中队干部会议。大家一致认为:敌我兵力对比,我们占优势,这仗应该打,自从日军到琼西“蚕食”后,这一带的群众都逃散上山去了,已经有好一段时间听不到歼敌的枪声为了打破沉寂,扩大政治影响,这一仗更应该打。副支队长陈求光决定把战斗任务交给陈岩和吴济华。陈岩和吴 济华接受任务后,从第一、第二两个中队和大队驳壳枪排中挑选了八十多名身体壮实、战斗经验丰富的干部和战士,组成一支精干的战斗队,

陈岩和吴济华率参战部队连夜赶了六七十里路,到了临高县的木排一带村庄。那时,部队粮食供应不足,尽管出发前参战人员吃了一点稀饭, 但连续急行军几十里后,每个人都已饿得肚子“咕咕”叫了,临高县长符英华和区乡干部看到部队战士后,立即组织群众送来粮食

第二天清早,老百姓又杀了一头肥猪,送来了许多新鲜瓜菜,煮了几大锅白米饭大家美美地吃了个饱群众的大力支持,更使指战员增加了 打好这一仗的决心和信心,饭后,队伍进入附近的山林,隐蔽待命,陈岩和吴济华派中队长冯位才、张博飞等化装到公路边去侦察他们很快就带回 新的敌情:日军除了步兵外,还增派一辆装甲车巡逻掩护,

“我们人多,对付日军步兵没有问题,可现在增加了个乌龟壳,这可不好办哟!”

“回去?既然来了就得打!敌人的乌龟壳,我们原来谁也没见过,所 以才觉得没有把握难道真的就没有办法对付它?我就不信!”

“对!我们一定想办法对付它,决不能回去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为了摸清日军的行动规律,陈岩和吴济华再次派冯位才、张博飞等人

前去侦察经过连续三天的反复侦察,他们终于发现,装甲车总是在前头开路,隔六七米才是机枪班,跟着的是十余名日本士兵押着数十名民工,

根据这个情况,陈岩和吴济华认为:战斗的主要任务是夺取机枪,我们可以避实就虚,避强打弱,选择十余名得力的驳壳枪手,预先埋伏在公路旁,放过装甲车,待机枪班到来时,突然袭击,趁乱夺取机枪后立即撤离,主力则分头对付装甲车和步兵。

战斗方案公布后,战士们一致赞成,争相报名参加夺机枪的突击队,陈岩和吴济华挑选了十二名驳壳枪手组成敢死队,并命名为“猛虎队”

“猛虎队”中有第二中队中队长张博飞,第一中队中队长肖焕耀,驳壳枪排排长王统江、副排长吴致梓等,他们都是勇敢机智、勇于献身的员经过战前动员,“猛虎队”队员立下誓言:“为夺机枪,不怕牺牲,坚决完成任务!”

半夜时分,大队长吴济华、政委陈岩率部进入阵地。伏击阵地是一段马鞍形公路。

公路一侧是一块可以阻挡装甲车前进的山埇烂泥田,泥田后面是一片密林高地,再后面就是临高县的能卜吉根据地了,“猛虎队”埋伏在靠近 公路两三米远的草丛中,草丛上面覆盖着厚厚的杂草和树枝。即使有人走 到他们跟前,如果不特别留意,也难以发现他们,在“猛虎队”的后侧隔着山田百十米处,主力部队分两路埋伏在树林里。一路是由第一中队中队长 冯位才、指导员何敦锦带领的两个小队,配轻机枪两挺,任务是牵制日军装甲车;另一路是陈岩和大队长吴济华带领的第二中队,配备一挺轻机枪,负责掩护“猛虎队”夺取机枪另外还派出一个班向那大方向警戒

天渐渐放亮。陈岩透过薄薄的晨雾,注视着公路上的动静。上午 8时许,远处传来“轰隆轰隆”的响声过一会儿,公路上出现了一个浑身铁甲的庞然大物,它扬起一缕沙尘,凶神恶煞地爬了过来一个头戴钢盔的日本士兵从车顶探出半截身子沿路观察。

战士们首次看到这铁家伙,心里有些紧张,正待按预定计划让装甲车过去时,没想到这家伙竟停了下来。车上那个日本士兵举起望远镜四处窥 探陈岩连忙贴紧地皮,悄悄地把枪口对准了他,准备应付突发情况。那家 伙看了好一阵子,没发现什么,这才放下望远镜

装甲车又扬起尘土朝前开动了。陈岩和战士们不约而同地长长地嘘了一口气。但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了,装甲车开到“猛虎队”埋伏的地段时又突然停了下来,车上的日本士兵又举起望远镜张望此时,大家的心一下子都提到了嗓子眼“猛虎队”就埋伏在日军眼皮底下,如果被发现, 不仅战斗计划落空“,猛虎队”战士们的生命也将难保。战士们的枪口一齐指向了那个日本士兵,准备万一发生意外情况,全力掩护“猛虎队”撤退幸好,那个日本士兵只望远不看近,居然未发现埋伏在眼皮底下的“猛虎队”。装甲车又吼叫着开动了,尘土和油烟呛得“猛虎队”队员几乎喘不过气来

1955年 9月,陈岩被授予二级独立勋章、二级解放勋章

装甲车开出几十米后,日军步兵一步步走了过来两名手持步枪的士兵走在前面,接着是一个肩扛机枪的士兵, 其余的士兵则押着民工紧跟在后在金色的阳光照射下,那挺机枪油光铮亮, 特别引人注目陈岩和两名中队主力全神贯注地关注着“猛虎队”的动向,急切地等待“猛虎队”按计划夺枪

不久,日军步兵走进了突击队埋伏的地段,正当装甲车吃力地爬上一段斜坡后开始下滑时,“哒哒哒!”一梭子弹从草丛中猛烈射向日军,“猛虎队”十二

名队员突然一跃而起,向日军发起闪电般的攻击。最先开枪的是持手提机枪的肖焕耀,他的任务是专打日军机枪手。这位神枪手不负众望,一梭子弹就把日军机枪手撂倒在公路边了。在日军机枪手倒下的瞬间,吴致梓猛地冲过去夺过机枪,不待日军看清楚,他已消失在公路对面的荒草丛林之中,

几乎在同时,张博飞、王统江等人开枪把日军打得死的死、伤的伤张 博飞看见夺枪任务已完成,立即指挥“猛虎队”撤出战斗

战斗打响后,被押的民工纷纷四处逃散,押送民工的日军急忙卧倒射击陈岩和大队长吴济华指挥第二中队以猛烈的火力一下子压了过去,打得日军步兵抬不起头来同时,第一中队方向也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原来, 装甲车已转头企图救援步兵,但冯位才、何敦锦指挥第一中队,用步枪打装甲车待装甲车开回战斗地点时,陈岩、吴济华已带第二中队撤走,民工也已逃散战场上除了躺在地上的日本士兵尸体,什么也没有了

陈岩和吴济华率第一、第二中队撤回到能卜吉不久,吴致梓肩就扛着新缴获的机枪,同“猛虎队”其他战士一起凯旋了大家看着这四十五响的

新式机枪,高兴得不得了,你摸摸这,他动动那,传来传去,总看不够

老百姓听说第四支队第一大队打了胜仗,还缴获了机枪,纷纷抬着大米、猪肉前来祝贺喜讯传到总队部,《抗日新闻》很快报道了这次战斗的情况。消息一下子传遍了全岛各根据地。这真是:

“猛虎队”,夺机枪, 我们高兴敌心伤。猛虎又得添新翼, 驰骋沙场美名扬,

本文由武器装备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天涯军事观察 征战海角天王菲歌曲大全涯——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