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9927.com:郑永年:美国在获得亚洲还是失去亚

- 编辑:www.9927.com -

www.9927.com:郑永年:美国在获得亚洲还是失去亚

  近一段时间,关于中国在国际上的崛起继续成为国际上关注的话题。中国目前在国际上处于什么地位?中国的崛起对于世界来说是威胁还是机遇?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新加坡联合早报网5月27日分别登载学者文章,从历史背景、国际环境、自身条件等角度,讨论中国崛起与当年美国崛起的异同。

进入专题: 美国重返亚洲  

  《金融时报》登载了耶鲁大学历史系教授亚当·图兹题为《中国不会重演美国式崛起》的文章,文章认为,两次世界大战为美国崛起提供了独特条件,中国崛起不会沿循美国的历史轨迹。

郑永年 (进入专栏)  

  以某些指标衡量,美国即将把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地位让给中国。有人说,中国领导世界的时代指日可待。文章认为,看看美国自己的崛起历史,便能明白一件事:权力不单单来自经济实力。

www.9927.com 1

  美国的轨迹是前所未有的。作为全球政治领域一场地动山摇的大动乱,一战不仅仅将美国推向全球领导者的地位。甚至还首次创造出这一角色。

    

  始于1914年的这场冲突不是世界大战,而是中、东欧古老王朝之间的区域性争斗。一战在欧亚大陆各地推动了变革。1917年以来的两年里,东欧国家从覆亡的沙俄帝国领土中分离。现代乌克兰首次获得国际承认。

   美国宣布“重返亚洲”,意在避免亚洲落入中国的势力范围,这是美国的长期战略意图。实现这一战略的方法和策略很重要。如果方法和策略失误,就会走向反面。如果从美国的自我认知、美国和亚洲盟国的互动方式、中国的崛起方式,以及中国和亚洲国家的互动方式来看,尽管美国在亚洲有所获,但失去更多。

  文章认为,俄罗斯对乌克兰独立的反感可溯源至一战而非二战。1920年后俄国势力复兴,乌克兰与波兰联合入侵俄国失败、导致基辅落入俄国手中。

   美国的自我认知是美国作为全球霸权的意识基础,也是“重返亚洲”的意识基础。在国际关系上,美国是道地的现实主义者,但在这背后是浓厚的道德主义情绪。所谓的道德主义就是美国把自己的霸权行为“道德化”。美国历来把自己视为道德的象征,是一个仁慈的国际霸权。所以,美国一直认为自己在国际社会做的事情是正确的,并且也认为其他国家都会接受。

  国际事务格局重组伴随着一个核心事实:美国崛起为世界头号强国。维多利亚女王时代的英国势力范围广泛,但英国本身只是一个规模有限的强国。美国取代英国时,它的身份是民族国家。

   例如,美国在把自身的地缘政治利益扩展到俄罗斯后院时,会对俄国说:“我是仁慈的,这样做是我的权利,而且对你不仅无害,反而有好处。”同样的,美国在把其地缘政治利益扩展到中国后院时,也会对中国说同样的话。当然,如果俄国和中国或者其他国家相信美国的话,世界会太平。但如果这些国家不信,美国会把它们“妖魔化”,并想方设法来惩罚它们。

  毫无疑问,美国的影响力与它的富裕密不可分。它在19世纪70年代初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但经济实力本身不是权力之源:它必须被合理利用。19世纪晚期,美国甚至缺乏国民经济的最基本机制。它是世界经济的边缘一员,关税高得吓人,对国际金本位的贯彻也并不可靠。美联储直到1913年才成立。只是欧洲力量的自戕———一战的巨大财政成本和血腥战争之后的政治合法性危机———才为美国树立领导地位敞开了大门。

   美国自我“道德化”的形成,有其深刻的历史原因。首先,美国文化是宗教文化,具有高度使命感,要改造世界,把其他国家都改造成为“更像我们这”(more like us)的国家。因此,和美国站在一起的便是朋友,否则就是敌人。第二,美国是被邀请做世界大国领袖的。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尽管美国已经崛起,但基本上还是个孤立的大国。是欧洲主权国家之间的战争(一战和二战)造就了美国的大国地位。欧洲主权国家为了欧洲领导权发生战争,战争后谁也没有能力来领导西方,新崛起的美国就被邀请成为领袖。

  文章总结称,这便是当前中国崛起与昔日美国崛起的差异。美国崛起的背景是一场全面战争,它耗尽了欧洲的军事力量,为美国确立其工业和财政力量提供了完美的条件。1916年索姆河战役所消耗的炮弹中,2/3由美国和加拿大制造并捐赠。当战争对一切传统上的合法性标准打上问号时,美国提出了民主制领导的主张。

   第三,二战后,美国领导整个西方遏制苏联阵营的扩张,更是最终通过竞争促成苏联的解体。第四,在长达一个世纪的时间里,美国的确强大无比,其市场经济、民主自由、军事力量都是其他国家仿效和学习的对象。在国际事务上,较之其他国家,美国的体系确是比较开放和透明,其行为比较可以预期,从而使得美国积累了很高的信誉。

  但中国没有这样的机会。它的相对财政和经济实力远不及20世纪初的美国。主要的地区大国并不急于与它结盟。中国政府是否准备宣布开启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化新征程?肯定不会。

  

  毋庸置疑,中国复兴至少将是21世纪初期的关键大事。但美国获得权力之路表明,经济、政治和战略影响力之间存在复杂关系。此外,美国崛起的独特条件,即震撼了欧亚大陆的两次世界大战,很难在现时重演。

   许多国家不接受“仁慈霸权”

  一个世纪前,一战为华盛顿创设了世界诸强之巅的全新地位,美国在二战和冷战中的领导角色更是巩固了这一地位。

   问题是,今天其他国家是否接受美国人的自我认知。如果接受,就没有问题,美国仍然可以像往常一样行为;如果不接受,美国就要改变其国际行为。答案似乎很清楚,越来越多国家并不能接受美国所认知的“仁慈霸权”。首先是俄国。在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长期处于弱势地位,没有能力阻止美国的战略贪婪,任美国地缘政治利益扩展到自己的后院。但一旦俄罗斯国力恢复过来,就会想方设法去“收复”往日失去的地缘政治利益。乌克兰是最明显不过的例子。亚洲在发生的也是类似的地缘政治情形。

  当代错综复杂的国际关系远没有彼时那般难以收拾。设想中国的崛起会沿循美国当时的历史轨迹,不仅无助于正确理解局势,反而会激起不必要的对抗和冲突。

   在西方到达之前,亚洲国家之间形成了一种自然的区域国际秩序,即以最大国家中国为中心的“朝贡体系”。朝贡体系存在了数千年,直到西方帝国主义入侵亚洲才衰落。之后,中国本身一直被列强所欺负,也完全失去了在本区域的地缘政治利益。

  《联合早报网》登载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所长郑永年题为《亚洲的未来:G2还是冷战?》的文章说,中国没有意愿取代美国成为世界霸权,也没有自己版本的“门罗主义”,中美两国间的问题不是权力转移,而是和平共存。

   亚洲国家现在面临的所有问题的核心,就是中国的崛起及对其地缘政治的影响。中国的经济崛起是世界经济上的奇迹,但经济崛起必然会对本区域的地缘政治产生重要的影响。从现实主义的视角看,至少有两层意涵。首先,中国的崛起,其周边形势必然向中国倾斜,有利于中国。中国的崛起带来了庞大的利益,周边国家必然会来分享这份利益。这和政府没有关系。不管中国政府怎么做都会这样。如果看不到中国经济崛起对本区域的影响,就会造成重大的误解。

  几年前,人们还热衷于用G2(两国集团)来描述中美关系,今天的局面似乎显示着两国关系越来越向冷战状态迈进。尽管中国和美国之间并没有多少直接的地缘政治利益竞争,但在东海和南海等问题上,美国“旗帜鲜明”地站在其盟友的一方。中国就觉得美国不中立。在美国的“我的盟友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的态度下,中美关系必然恶化。

   其次,中国政府的政策也很重要。中国政府推动着中国的崛起,但也要面对本身的崛起所带来的问题。例如,如何使得中国的崛起和平而非暴力?如何使用崛起所带来的机会?任何崛起中的国家是不会放弃其地缘政治利益的,中国亦然。至于中国采用何种方式来“收回”和“保护”其地缘政治利益,则是另外一个问题。当然,中国政府所采用的方式,并不简单地取决于自身,而取决于中国和美国、亚洲等国家的互动。

  今天的中国和美国尽管有高度的经济依赖关系,但在地缘政治利益之争面前,经济上的高度依赖很难支撑亚洲和平局面。亚洲能否和平,取决于中美两国对自身地缘政治利益的认知和调整。

   美国把中国崛起所带来的所有变化,全都看成是中国政府的作为。实际上,中国和美国根本就没有地缘政治冲突。世界上没有国家能享受美国那样安全的地缘政治环境和安全。美国所面临的问题,在于美国的地缘政治观和美国的绝对安全观。由于过去一个多世纪卷入世界事务,又充当世界警察,美国把全世界都视为自己的地缘政治利益,包括俄国和中国的后院。美国也一直在追求绝对的安全,而非相对的安全。只要美国认为还存在可能挑战其霸权地位的国家,就会感觉到不安全。中国过去30多年的迅速崛起,是美国人没有预测到的,因此感到巨大的恐惧感。

  美国在其崛起过程中,产生了“门罗主义”,即欧洲列强不应再继续殖民美洲,或者涉足美洲国家之主权相关事务。

   更严重的问题在于美国实现全球性地缘政治利益和绝对安全的方法。最主要的方法就是加强和同盟的关系。在亚洲,为了再平衡中国,美国强化着和同盟的关系,而这也在急剧地改变着美国的同盟与中国的关系。美国的同盟战略,使得亚洲不可能形成传统的自然区域国际关系秩序。如果没有美国因素,美国的这些同盟国就会找到其他更有效的办法来和中国打交道。但和美国的同盟关系给它们一个想象,好像不管它们对中国采取什么政策,美国都会永远在背后支持。这就给这些国家提供了“绑架”美国的条件。为了制衡中国,美国似乎更愿意被“绑架”。在这个过程中,美国也失去了很多东西。

  中国的崛起是否也会促成其挑战现存地缘政治的主导者美国,并产生其自身的“门罗主义”呢?一个新兴国家的崛起,必然要对现存大国构成挑战。不过,历史上也有权力和平转移的例子。大英帝国“体面”地退出世界霸权舞台,让位给美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本文由中国军情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www.9927.com:郑永年:美国在获得亚洲还是失去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