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首次在北京发现日军细菌战影像证据(图) w

- 编辑:www.9927.com -

中国首次在北京发现日军细菌战影像证据(图) w

  对于准备该专题的原因,李欣说:“之前反映战争的多是影视作品,而且都是反映战争惨烈场景的,我们希望能有新的视角,用影像这种新的语言来呈现这段历史。作为民间组织,我们更有责任从文化、从历史层面梳理。”

日本老兵讲述 中国俘虏被注射病毒

  和该细菌部队照片同时现身拍卖行的还有一系列日本在华侵略活动的影像资料,都是华辰拍卖行陆续从国内外藏家手中收来。

www.9927.com,专家告诉《法制晚报》记者,这是国内首次出现这支部队的影像资料。这不仅是这支细菌部队存在的“铁证”,也对日后的研究有着重要价值。

www.9927.com 1   图为新发现的华北北支1855部队照片之一。(图片由华辰拍卖行影像部提供。)

谢忠厚研究员研究日军华北甲1855细菌部队已近20年时间。他说,日军华北甲1855部队在华北地区还有多个分支机构,山西、济南的分支机构还有少量零星实物资料,唯独北京本部没有留下任何实物、资料,这些照片的历史意义非常大。

  对于照片中并没有明显的日军进行细菌实验或者人体实验的内容,谢忠厚解释,日军当时进行的实验非常机密,职位较高的军官才能看到,并且要求“阅后即焚”,日军纪律严明,这位中尉很可能不敢拍摄。但是能有这支部队的活动照片也难能可贵,可以佐证当时的日军细菌部队存在。

但是能有这支部队的活动照片也难能可贵,可以佐证当时的日军细菌部队存在,也为日后的研究打下最有力的基础。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武月星认为,这次发现的照片可以填补国内对日军驻华北部队研究的空白。

华辰拍卖影像部经理李欣介绍,此次征集活动得到了不少海外收藏家的关注,拍卖行征集到大批日军侵华影像资料,包括了甲午战争、日俄战争、日德战争,也包括了日本摄影师在中国的见闻照片。

  河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谢忠厚研究日军华北甲1855细菌部队已近20年。他说,日军华北甲1855部队在华北地区还有多个分支机构,山西、济南的分支机构还有少量零星实物资料,唯独北京本部没有留下任何实物、资料,这些照片的历史意义非常大。

哨兵吓人不能靠近

  华辰拍卖行影像部经理李欣介绍,这批总数为165张的照片目前被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国人拍得,“他是以研究为主导,研究的结果将来会反馈到社会,也算一件好事。”

老人回忆

  近日,一批记录日军华北甲1855部队的老照片在拍卖行成交。专家称这是国内首次出现这只北平细菌战部队的影像资料,对日后研究有重要价值。

华辰拍卖公司去年开始从全球征集日军侵华影像资料,藏家愿意出让,最终又回到中国。

  据史料记载,1939年,该部队以“防疫给水”的名义在北京天坛神乐署驻扎。与731部队一样,该部队培养鼠疫菌、霍乱菌、伤寒菌等恶性传染病菌,进行了大量人体实验。战后日军迅速销毁了全部资料,这支部队一直鲜为人知。

1944年夏天,他被命令从位于丰台的中国俘虏收容所押送俘虏到北海公园旁的第三课,接受人体实验。在连续3天的时间里,先后押送了17名中国俘虏。为了防止俘虏反抗,日军给每个人戴上手铐,并谎称带他们去医院。

据介绍,照片几经易手,原日本藏家的后代也不太清楚照片的历史意义,只知道是“一支比较特殊的医疗部队,在中国天坛活动”。

据史料记载,该部队与731部队一样,培养鼠疫菌、霍乱菌、伤寒菌等恶性传染病菌,进行了大量人体实验。战后日军迅速销毁了全部资料,这支部队一直鲜为人知。

武月星教授介绍,天坛西门外的神乐署曾经是国民政府的“中央防疫处”,华北甲1855细菌部队1939年建立,是日军继731部队之后建立的第二支细菌部队,研制生产鼠疫、霍乱、伤寒、痢疾、疟疾等细菌,还在天坛西门外建设了100多间房。

石碑对日军华北甲1855细菌部队进行了简单介绍,并指出这支部队曾经在天坛外坛以野战供水和传染病预防为招牌,培育鼠疫细菌和跳蚤,进行细菌武器研究,还曾经用中国人进行“活体实验”。

近日,一批日军华北甲1855部队的老照片现身拍卖行。这支部队于1939年被日军以“防疫给水”的名义设立在北京天坛神乐署。

注:特别感谢谢忠厚研究员、武月星教授、杨若荷教授提供史料。史料主要来源《抗日战争研究》2002年第1期和2003年第6期、《北京抗战遗存》、《中国抗日战争地图集》、《侵华日军细菌战纪实》等。老照片由藏家提供

不少照片下面都有中日文夹杂的标注“北平天坛”、“天津东站送行”、“京都陆军病院出发17人纪念”、“卫生材料”等字样。

在看完所有照片后,三位专家均认为,根据照片所拍摄的场景和文字说明来看,可以确定就是华北甲1855细菌部队的活动照片。

www.9927.com 2▲一张照片以实验室为背景,人物背后摆满了实验器具,文字注解为“于北平天坛 野战防疫部”

从天坛西天门进入后,沿着围墙,经过数百米长的石路,就到达神乐署大门。神乐署原是专司明清两代皇家祭天大典乐舞的机构,目前主要用于展示中国古代乐器。

近日,《法制晚报》记者分别约请河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谢忠厚和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抗战史研究专家武月星、杨若荷教授分别对照片进行鉴定。

发现 旧照现身日军天坛内留影

85岁的居民赵秀文是新中国成立后北京大学药学系第一批大学生,她从小就住在附近。看过照片后,她依稀辨认出照片中一座楼房属于日本侵华时期建筑,上个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才拆除。

华北甲1855细菌部队卫生兵对中国人进行检查,霍乱病人被锁到屋里,不允许出屋子,自生自灭。专家考证,日军很可能在井中投放了霍乱病菌,造成大规模的传染。

鉴定 多个证据证实为在京细菌部队

探访

另一位该部队姓伊藤的卫生兵说:1945年2月的一天,一辆日军卡车将一名中国军人俘虏,押解到位于北海公园旁的第三课,随后被关进带有铁窗的牢房内。第二天,他在门外偶然透过门缝向内窥视,看到一名瘦弱的20多岁中国男子,正在忐忑不安地四下张望。

石碑记载历史曾挖出过试管

被押送来的俘虏立即被关进牢房里,已经有所察觉的中国俘虏拒绝吃任何东西。日本军医强行将细菌病毒注射到中国俘虏体内。一天后,17名中国俘虏全部在剧烈的痛苦中死去。尸体被送到部队设在协和医学院第一课进行解剖。

当时,赵秀文并不知道日本人在搞细菌实验,新中国成立后,她听到老街坊说一些恐怖的传闻:“日本人用血粉养跳蚤,上个世纪50年代,下大雨后,还能闻到血腥味。”

对于照片中并没有明显的日军进行细菌实验或者人体实验的内容,谢忠厚解释,日军当时进行的实验非常机密,职位较高的军官才能看到,并且要求“阅后即焚”,日军纪律严明,这位中尉很可能不敢拍摄。

1995年,东京大学讲师西野留美子女士发表文章称,自己应邀参加华北甲1855细菌部队老兵举行的“战友会”时,当年的老兵在沉默了50年后,终于拿出勇气和良知,提供了证词。

太平洋战争发生后,日军还占领了协和医院和文津街三号静生生物调查所,分别作为第一课和第三课。

日本学者曾经依靠这支部队老兵的回忆,对细菌部队行为进行研究。中国学者研究也多限于回忆录、日本战俘供词等。

“那时候这个地方不能靠近,日本哨兵很吓人,他们是搞细菌的。”在赵秀文的印象中,当时日本人占据天坛西部的大院后,非常神秘,还设立岗哨,哨兵全副武装、戴着钢盔,不允许中国人靠近,只有10岁左右的赵秀文每次路过时都十分害怕。

本文由中国军情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首次在北京发现日军细菌战影像证据(图)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