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训练真上去了,安全就不会有大问题

- 编辑:www.9927.com -

训练真上去了,安全就不会有大问题

  仲春时节,一场战斗力标准大讨论在陆军第21集团军某师持续展开。说起讨论中印象最深刻的话题,该师官兵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两条曲线。

据一线任务部队官兵反映,过去训练小心翼翼,有点风险的课目能不训就不训,现在只要任务需要,该怎么训就怎么训。实际情况是,训练真上去了,安全也没出大问题。

  原来,为引导官兵正确看待训练安全,该师业务机关绘制了一张训练强度与安全形势分析图,组织官兵对照这张图开展讨论。这张图上有两条曲线:一条线显示近年来该师险难课目逐渐增多、训练强度不断加大;另一条线显示近年来全师发生的训练事故、查找出的安全隐患逐渐减少。这一升一降两条曲线,成为该师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的生动教材,引发官兵热议。

毋庸讳言,安全问题至今仍像一道“紧箍咒”,让一些单位在训练上缩手缩脚、畏首畏尾。有的组织重大演习,不放心的装备不带,不放心的人员不上;有的组织武装泅渡,从来不挑风大浪高的时候,全都选在风平浪静的水域;更有甚者,有的组织手榴弹实投训练为防止出现“意外”,要求老兵为新兵拧开弹盖,勾出拉火环,搞“保姆式”全程陪护。

  该师侦察营官兵首先自曝“家丑”:前些年,由于训练场地等条件受限,加之担心出事故,攀登滑降这一风险较高的课目一直停留在理论研究层面。平常不训,不等于战场用不上。2012年8月,在上级组织的一场对抗演练中,指挥部要求他们滑降至敌后实施破袭,官兵只得“赶鸭子上架”,结果4名战士受伤退出战斗,导致任务失败。

诸如此类的做法,无非是为了防事故、保安全。然而,越消极保安全,往往越不安全。正如邓小平同志一针见血指出的:“不苦练不仅不能提高本领,还会出事故。”被动地“保”、消极地“防”,换来的充其量是表面的、暂时的“不出事”。一遇陌生环境、意外情况,事故概率只会提升不会下降;真等上了战场,训练的“欠账”更是要用鲜血和生命来偿还。

  痛定思痛,在师机关的组织下,侦察营对训练中缩手缩脚、瞻前顾后甚至为保安全降低训练难度的做法进行深刻反思,在周密制订预防措施的前提下加大高风险课目的训练力度。去年秋天,该师将侦察营拉到400多公里外的某训练基地开展“猎人训练”,在近似实战的环境中锤炼侦察兵的作战技能。

其实,不怕出事,未必就会出事,反而可能出彩。马宝川47岁时接触伞降,训练仅一个半月之后,就完成军旅生涯的高空“第一跳”;戴明盟不畏超负荷、大密度、高难度的科研试飞,练成中国“飞鲨”第一人;武仲良从人武部到特种部队当政委,学会潜水、狙击等多种特战技能。他们不怕险、不畏难,不仅没出什么事,反而在不断超越自我的过程中,书写下一个个传奇。

  同年底,在集团军组织的训练考核中,侦察营与某特战旅同场竞技,在武装泅渡、低空跳伞、极限射击等课目的比拼中,侦察营均获得优异成绩,11名官兵被表彰为特战尖兵,全营官兵没有发生一起安全事故。官兵们感慨:“平常训练抓得越实,执行任务时规避风险的能力就越强!”

近几年,各任务部队瞄准现实需要,向训练极限发起冲击,力度之大、标准之高、要求之严前所罕见,不仅安全没出大问题,官兵的打赢底气也更足了。前出第一岛链飞越宫古海峡时,“神威大队”轰-6K战机受到外国军机干扰阻挠,飞行员为什么能够从容应对、正确处置、勇往直前?关键就在于他们平时训练始终瞄准战场,敢于挑战装备极限、生理极限、心理极限。可见,险中求胜、危中求安的能力提高了,离打赢就越来越近,离危险就越来越远。

  侦察营的经历,勾起了某团团长刘克峰的回忆。一次,该团组织驾驶员夜间训练,由于路面一侧突然坍塌,一台车发生侧翻,幸好驾驶员高征系了安全带,只是头上擦破了皮。说起这次险情,刘团长心有余悸:“要是发生车毁人亡,我怎么向上级交代,怎么向战士家人交代?”

也有些人的“不敢”,是因为“不懂”“不会”。有的单位盼新装备盼红了眼,来了新装备又玩不转,生怕弄坏了、搞砸了;有的认为新装备娇贵,平常拉出来遛遛可以,极端条件下训练却放不开手脚。如果避生就熟、怕这怕那,新装备的意义如何体现?不懂就抓紧弄懂,不会就学习研究,才能发掘新质战斗力的潜能,让部队作战能力实现真正跃升。

本文由中国军情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训练真上去了,安全就不会有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