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络战争越来越近【www.9927.com】 中国应公开建立

- 编辑:www.9927.com -

网络战争越来越近【www.9927.com】 中国应公开建立

  以下“十种迹象”足以说明,网络战争离我们越来越近。

  警惕“后黑客时代”网络扩军热

  七是“斯诺登事件”持续发酵,猛料不断爆出。路透社去年11月25日报道,英国和美国政府官员称,他们对一批高度机密、可能带来“世界末日”的材料感到担忧,他们认为相关文件被斯诺登进行了云存储。这些材料可能与美国网络战争准备相关。

  秦 安

  四是“网络自由主义”的特殊威胁。代表性案例是“维基解密”和“斯诺登事件”。必须警惕的是,网络自由主义是一把双刃剑,我们不能保证每个人都像斯诺登一样拥有善良、正义的目的。

  面对外界复杂形势,笔者认为可以在战术、战略上各出三招。在战术层面,积极应对美高官公然挑战。第一,承认美咄咄逼人的网络攻势和网络黑客,以及网络恐怖对中国和世界安全带来威胁的严重性。第二,承诺调查开年头两个月,对中国成功发动的网络攻击一半以上来自美国背后的真相和支持者。今年头两月,共有美国的2194台服务器侵入或者控制了中国129万台主机。第三,启动多方对话,讨论将美国绝对控制的国际互联网管理权交由联合国管理。

  三是网络军国主义的潜在威胁。2012年,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警告说,美国可能面临一场“网络珍珠港”事件,“网络攻击可破坏载客火车的运行、污染供水或关闭全美大部分的电力供应,堪称网络版‘珍珠港事件’,它会造成大量实体破坏与人员伤亡,使社会运转陷入瘫痪,让民众感到震惊,制造出新的恐惧感。”

  近段时间,美方持续炒作“中国网络威胁”,甚至宣称网络攻击超越恐怖袭击。与此同时,美军秘密制定网络战作战规则;北约推出网络战规则指导手册;朝鲜半岛上演“虚拟战争”;日美两国把源自中国等的网络攻击定位为国家安全的新威胁;美、日、韩、德、英,甚至台湾地区都纷纷建立和扩充网军。网络空间已进入以网络扩军热为代表的“后黑客时代”,中国必须当机立断,坚决维护网络空间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

  十是网络恐怖主义或网络犯罪引发的连锁反应很容易波及全球,随着网络技术的不断进步,以及网络强国攻击性网络病毒的外泄,不法分子可能制造影响范围更大、后果更严重的安全事件。

  在战略层面,实施三类国家行为。一是面对“后黑客时代”的网络扩军热,面对网络技术扩散和攻击来源匿名背后可能的网络恐怖袭击,中国必须当机立断,建立网络空间防御力量,坚决维护网络空间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二是与美方展开双边谈判,形成确保相互安全的中美网络关系。中美关系是全球最重要的大国关系之一,中美两国也是网络经济发展的最大受益者。网络空间需要的不是战争,而是规则与合作。中美要在网络空间实现共赢,就必须以确保网络空间相互安全为目的,防范网络武器扩散、防范网络恐怖主义,防范战略战术误判。和则两利、斗则俱伤,建立积极健康的中美网络关系,是两国的共同责任,也符合国际社会的根本利益。三是加强国际合作,建立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网络空间。要确保网络空间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实施全球网络治理十分恰当,其核心是采取和平协商、合作共赢的方式,让国际社会各方面普遍参与、普遍受益。中国应积极利用上合组织、“金砖国家”等平台,推动联合国为代表的多边机制,依据公认的国际法、国际关系准则和惯例,力求在打破美国独控的国际互联网管理问题上取得突破,与世界各国一道,共同步入和谐发展的网络时代。▲(作者是信息安全博士,网络空间战略研究所所长)

  美国经济运行对网络的依赖度超过80%。在中国,网络经济同样发展迅速。有专家预计,2015年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

  一是网络恐怖主义的现实威胁。美国一直在防范“网络9·11”。其前国家情报总监、海军上将迈克·迈康奈尔认为,“恐怖组织迟早会掌握复杂的网络技术,就像核扩散一样,只是它容易落实得多”。2013年3月12日,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克拉珀在国会宣称,网络威胁已经取代恐怖主义成为美国最大的威胁。

  六是俄罗斯正式成立网络空间司令部。普京多次强调,俄罗斯必须具备有效应对网络攻击的能力。俄国防部已经完成组建网络司令部的研究工作,国防部长绍伊古要求相关部门尽快拿出方案,其网络司令部有望于今年挂牌成立。

  随着美军网络空间司令部的成立,美国逐渐对网络军控持肯定态度,并在华盛顿与俄罗斯进行了首次接触式谈判。

  可以预计,随着美国网络战争各项准备工作已经就绪,接下来很可能通过军控谈判限制他国发展网络战力量。

  五是美国可能加紧推动网络军控谈判,限制他国发展网络战力量。2009年美俄核军控谈判时,俄罗斯最早提出与美国进行网络军控谈判,但遭到美国拒绝。

  二是美军或将正式推出网络战规则。2013年1月4日《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政府已经秘密制定出利用网络力量攻击他国的规则,“只要美国发现他国从境外攻击美国目标的可靠证据”,奥巴马总统就有权命令对他国发起先发制人的打击。由此可见,美军已经制定好网络战规则,很有可能在2014年适当的时机推出。

  应对这种局面:一方面要与网络强国积极对话,在加强打击网络犯罪等领域合作的同时,寻求共同可接受的网络空间国际规则;另一方面,要利用各种国际合作组织,提出最大限度代表自身利益和价值观的网络空间规则体系,增加国际博弈的筹码。

  八是“网络军国主义”露出苗头。随着日本右翼势力日益活跃,其借助网络复活军国主义的可能性也在增大。在世界范围内,“网络军国主义”不可不防,中国尤其需要重视。

  一是美国正在不断寻求网络攻击合法化。2013年3月18日,英国《卫报》报道,一份被称为“塔林手册”的网络战手册已经发行。它是由位于爱沙尼亚首都塔林的北约卓越合作网络防御中心邀请的20名法律专家,在国际红十字会和美国网络战司令部的协助下撰写出来的。

  春节前夕的1月21日,我国境内出现大范围互联网访问异常,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是由网络攻击导致。

  三是争夺网络空间话语权。目前,美国网络行为国际准则谈判分为两条主线:一条线是利用传统军事同盟关系,与盟国开展密切配合。比如制定企图成为网络空间战争法典的“塔林手册”。

  以美国为例,从“棱镜门”事件就可以看出,美国是互联网的缔造者和网络战的始作俑者,在技术上领先优势明显。同时,它也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拥有霸权思维惯性。另外,网络空间是新兴的生存领域,法理的空白为其提供了自由空间。

本文由中国军情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网络战争越来越近【www.9927.com】 中国应公开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