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学者称西方应庆幸中国和平发展 无法围堵中国

- 编辑:www.9927.com -

美学者称西方应庆幸中国和平发展 无法围堵中国

  很明显,美国是一个例外,(通常情况下)它似乎是在有意重提这些历史,但他可以尽可能地与强大的盟友(如日本)联合,来对付中国这样的潜在对手。

  然而就算存在一个并没有百年历史、而只是处在襁褓期的计划,问题仍然是:中国凭借其经济规模会不会成为头号超级大国。这是一个极难回答的问题。“跟随第一(哪怕很接近)”与“成为第一”是截然不同的事情。美国以和平方式超越英国成为了发号施令的超级大国,尽管如此,英国在许多重要领域仍然是老大:其大学(如剑桥和牛津)和媒体(如《金融时报》《经济学家》周刊和BBC等)仍比美国同类机构更有影响力。

  所以,鉴于美国目前对亚洲政策与美国价值观惊人的相似,美国不得不面对另一个迅速崛起的亚洲大国——日本帝国。

  那么中国的计划从何说起呢?白邦瑞引经据典地佐证这一说法,然而其中的许多事实似乎与这种解释相互矛盾。白邦瑞还声称,现在中国希望以和平手段超越美国,这一想法也许应该从两方面来分析。首先,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应该庆幸中国的竞争是和平而非军事的,这比当年与苏联的那种军事竞争要好一些。其次,存在一个客观事实,那就是中国老百姓希望拥有与美国人一样的生活水平。他们希望有舒适的住所、汽车、好学校和好医院,这样的渴求有什么错?但中国的人口肯定要比美国多,因此如果他们追求良好生活水平的目标得以实现,中国的经济规模迟早会超过美国。

  这种情况也许可以追溯到美国征服整个大陆的那个世纪,即美国被称为“孤立主义时代”的世纪。

  同样,即便在罗马帝国覆灭几百年之后,罗马仍然是西方世界的精神和文化中心。因此即便是中国在经济上的超越也并不意味着美国会被甩到后面。真正的问题或许比白邦瑞的理解更为复杂和危险:西方如何适应其数百年来一直未受挑战的价值观如今遭到在全球范围崛起的一个与自己极其不同的文明和国家的撼动?这种挑战如此巨大,甚至比罗马覆灭还要严重。

  以上从源头上分析了美国的对华政策。当然,中国不是日本帝国,现在也不是20世纪30年代。如果这一政策(在20世纪30年代)能够成功的话,下一次就不可能那么奏效了。

  英国前车之鉴须警惕

  从另一方面看,这也许不会激怒日本或造成事故。美国既不会宽恕也不会积极地反对日本的行为。

  简单地说,关键问题在于:中国是否能通过和平手段在本世纪前50年的某个时候成功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超级大国,同时却不需要进行像美国与英国之间曾经发生过的那样一次战争?

  也就是说,这种向前看的价值观念使大多数美国人变得不太精通历史(在许多情况下)他们对自己的了解也不是很深。

  白邦瑞警告说,中国这个计划已存在超过80年。不过,不清楚这究竟是一个明确的计划,抑或只是所有国家和人民都怀有的有朝一日变得强大起来的朦胧抱负。

  “美国政府对日政策在“中国开始崛起”以来一直是“在坚决的立场中求和解。”

  或许对美国来说,关键不在于中国、印度或别的任何国家,而是在苏联崩溃后的10年中享有的全面控制正因为美国自己所启动的全球化而受到削弱。试图重获全面控制也许不是办法。不管通过直接还是间接手段,这种做法都已在中东失败——先是布什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战争,后是在奥巴马任期内失败的“阿拉伯之春”。

  当然,美国不会心甘情愿地同意缩小在中国的任何权益,他也会继续拒绝承认日本征服远东地区的野心。

  据香港亚洲时报在线网站3月1日报道,美国学者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所著《百年马拉松:中国取代美国全球超级大国地位的秘密战略》一书中信手拈来的口号和惹眼的标语有时让这本书显得像是一部现代版的《犹太人阴谋》:如同当年有人为了给纳粹大屠杀辩护而给犹太人罗织罪名一样,把阴谋强加在北京头上。

  这些太平洋地区的现实主义者们通常认为:这是一种令人钦佩的品质。如果个人和国家都困在过去的话,结局往往会很悲惨。

  不管有没有计划,在拥有更大GDP的情况下,北京可以开始一场最终使华盛顿破产的军备竞赛,就像冷战期间美国曾经对苏联所做的那样。但这也许只是一种狭隘的展望,因为世界上除了这2个大国外还有很多国家。

  这种由罗斯福总统构思的“无所作为、不温不火的政策”由执行国务卿科德尔·赫尔加以倡导-旨在避免与日本发生严重危机。

  西方对中国崛起不适应

  其实,这种对历史问题耿耿于怀的情结并不只局限于一两个国家;相反,它似乎已波及到了整个亚洲地区。

  过去百年里中国面临过类似挑战,迄今为止,中国一直能够消化吸收西方价值观并为自己所用。然而中国并没有成为西方,也不再是古老的中国——这一极不寻常的状况让西方难以接受。

本文由中国军情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美学者称西方应庆幸中国和平发展 无法围堵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