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揭秘中国深空测控研发团队:让祖国跨入第一集

- 编辑:www.9927.com -

揭秘中国深空测控研发团队:让祖国跨入第一集

  “把五星红旗图像准确快速传回地球,为电科争气,为祖国争光”是深空测控研发团队共同的目标。面临任务难度大,外场条件艰苦,冬季极度严寒等困难,他们时刻牢记周总理“严肃认真、周到细致、稳妥可靠、万无一失”的箴言。总师施为华和柴霖把测控设备视为自己的“儿女”,悉心呵护着。他们制定详细的技术方案、工程规范,并时刻对设备技术状态进行严格控制,确保项目高质量的完成。总体主任设计师兼工程队队长杜丹,在孩子三个月大时,便奔赴佳木斯的深山里,一去就是11个月。满怀报国热情的胡杨,毅然放弃了跨国企业的优厚待遇,投身祖国深空探测事业。还有挂着吊瓶仍坚守联试现场的赵子强,夜以继日加班、刻苦攻关的程诗叙,远离爱人、婚期一拖再拖的吴述敏……一个个平凡的名字背后都有着不平凡的故事,苦中有乐,熠熠生辉。

今年4月,中国火星探测任务和嫦娥四号探测器任务分别正式立项,孙泽洲被任命为两大探测器的“双料”总设计师,开始了一面飞“月球”一面奔“火星”的职业生涯。

  可令人意向不到的是,研发设计这个深空测控站的,却是一群“70后”和“80后”组成的团队,他们来自10所。他们中有的经验丰富,有的技术精湛,有的才思敏捷。他们中有型号总师,也有学术带头人,还有毕业不久的博士和拥有丰富建站经验的技术员等等,这个团队群英荟萃。

有风险才会有担当。一般卫星的新研产品和新技术只有20%~30%,而嫦娥三号新研产品和新技术却占到了80%,特别是12分钟软着陆过程完全是靠探测器自主完成的。为此,孙泽洲总师带领研制人员进行了上万次数学仿真、成百上千次桌面联试以及模拟月球重力环境和月表地形地貌等多次大型地面实验,他始终站在研制的最前沿。

  测控报国的“万里眼”——深空测控研发团队

这就是中国火星探测器总设计师孙泽洲最朴素、最本真的写照。过去20几个春秋和未来漫长的岁月,他将自己的光荣和梦想与星辰深空紧紧相连,迈出坚实而深厚的脚步。

  中新网1月6日电 当身披“银甲”的嫦娥三号巡视器,从容而稳健地从着陆器上“走”下,在月球虹湾区轧下了“中国探月”第一道车辙,全世界的人们从电视上看到了那一抹鲜艳的中国国旗。

《中国科学报》 (2016-05-30 第2版 科技盛会)

  六年的奋斗,竭忠尽智,中国在深空探测领域实现了零的突破,他们凭着卓越的技术使中国成功跨入深空探测国际“第一集团”。

中国火星探测器总设计师 孙泽洲:从“探月”到“探火” 一步一个脚印

  人们不禁会问,在嫦娥飞天落月的过程中,这些清晰的画面是通过什么路径传回地球的呢?答案是中国电科建设的探测器与地面的唯一信息通路——深空探测网。5年来,中国电科的参研参试人员不断开拓进取、攻坚克难、协同创新,用完美的表现开拓更远的深空探测领域。

“中国的火星探测任务要一次实现绕、落、巡目标,这在世界上从未一次同时实现过,任务难度非常大。”孙泽洲总设计师坦言,“但是,正因为有压力,才能带来技术的进步。”

“深空探测虽然不会马上产生明显的经济效益,但是对于人类探索宇宙奥秘,拓展人类生存空间,都具有重要意义。”今年4月,中国火星探测任务正式立项后,航天科技集团五院总体部总设计师孙泽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接过“中国探月”接力棒

www.9927.com 1

孙泽洲曾说,执行嫦娥一号任务时跟着叶培建院士干好比“背靠大树”,自己做了总师才知道身上责任重大。

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国际上已经实施了42次火星探测任务,成功率仅为52%。“我们这次火星探测任务最核心、最难的地方,就是探测器进入火星大气后气动外形和降落伞减速的过程,只有一次机会,必须确保成功。”孙泽洲对“探火”任务有着冷静而清晰的认识。

孙泽洲与“嫦娥”结缘于2001年,那一年嫦娥进入了为期3年的可行性论证阶段,当时孙泽洲正值“而立之年”。他开始参与绕月探测工程的前期论证,并负责星载测控系统和卫星总体论证工作。在叶培建总师的指导下,他组织完成了总体方案论证工作,有效地将东方红三号卫星平台,资源一号卫星和中国资源二号卫星的技术成果进行融合和应用,结合技术创新和攻关,合理地确定了总体设计方案,为嫦娥一号卫星能在三年之内完成研制工作奠定了基础。

本文由中国军情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揭秘中国深空测控研发团队:让祖国跨入第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