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直总设计师:直10令中国直升机整体跨越20年

- 编辑:www.9927.com -

武直总设计师:直10令中国直升机整体跨越20年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年后,吴希明首次用计算机辅助设计完成了型号全机理论外形设计,填补了我国直升机领域CAD/CAM的空白,开辟了直升机数字化设计的先河,为加速型号研制做出了重大贡献。1994年12月,直11顺利实现首飞,我国终于拥有了第一个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直升机型号。

  2001年,年仅38岁的吴希明担任直升机所总设计师,成为我国直升机技术研发团队的领军人物。在此之前,通过长期坚实的沉淀,他在直升机型号研制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坚持不懈,万事俱成”是吴希明的座右铭。从普通设计员到研究室主任、副总设计师直至总设计师,吴希明一步一个脚印,以实际行动践行了这句话。

  武装直升机被誉为“超低空空中杀手”“坦克终结者”“树梢高度的威慑力量”。被誉为“霹雳火”的直-10就是一款这样的武装直升机,其综合性能可与美国主力机种“阿帕奇”、法国“欧洲虎”相媲美。

  1984年,吴希明以优异的成绩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为了梦想,他离开了喧嚣繁华的大都市和熟悉的家乡,来到了地处三线的中国直升机设计研究所。

  “但忙起来我们经常是七天都在干活。”吴希明笑着说。直升机所的办公大楼,每天晚上十点之前都有人在办公室干活,而且都是自愿的,没有人提任何要求。在战争年代,爱国者可以策马扬鞭,报效祖国;而在和平年代,“直升机人”在祖国蓝天同样能追逐这样的梦想。

www.9927.com,  小时候,几乎所有孩子都有过对未来的憧憬,吴希明也不例外。从小就常常在学校旁看到直升机起降的他,怀抱的是一个关于蓝天的梦想。彼时初中在读的吴希明,偶然间阅读了世界滑翔机之父——德国人李林达尔的事迹,从此,做“中国的李林达尔”的信念在他心中生根发芽。

  伴随着我国直升机事业的萌芽、发展,1969年,中航工业直升机设计研究所应运而生。自建成以来,一直秉承“引领直升机技术进步,推动直升机产业发展”的神圣使命,努力打造国际一流直升机研发机构,如今形成“天津—景德镇”两地研发格局。近年来,研究所立足自主创新,攻克了一系列直升机关键技术,先后获得国家级科技进步奖、发明奖30多项,部省级科技成果奖300余项(次)。直升机所被党和国家领导人赞誉为“中国直升机研究发展中心”“中国直升机摇篮”。

  一个关于蓝天的梦想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谁又了解光环背后的艰辛?在型号研制任务最艰难的两年里,吴希明仅在国庆节和大年初一休息了两天;为了攻克技术难关,他曾经连续工作三天两夜;为了协调解决型号问题,他曾一周之内四次奔赴外地。办公室、会议室、试验试飞的现场以及候车室、飞机上、宾馆里,处处有他的身影……凭借一股子不怕累不怕苦的精神,他硬是带领团队翻越了一座座“高山”,攻克了一个个难题。

  一场开辟先河的拼搏

  他们是隐于热闹场景背后,默默为这一壮举奉献智慧和挥洒汗水的幕后英雄。

  1999年,吴希明的爱人李俭因为腰部疼痛到北京做手术,此时,型号研制任务正紧,时任副总设计师的吴希明无法分身。面对丈夫的两难选择,李俭主动提出让吴希明留下来工作。吴希明非常感谢自己的爱人,“如果没有她的支持,就没有我的今天。我非常幸运,有一个平静而又温暖的家,有一个聪明贤惠的妻子。在我缺乏信心的时候,她给我肯定;在我疲惫的时候,她给我动力;当我洋洋得意的时候,她也会给我泼点冷水。我想这就是爱吧!”

  20世纪80年代末期,直升机所研制轻型的直-11军民通用直升机。当时,所里从国外进口了一台计算机辅助设备,但是没人会用。时任总体组设计员的吴希明负责直升机气动外形的设计,新婚不久的他为了攻下这道难关,从接受任务的那一天起就把家搬到了机房。一百多天内,他废寝忘食,体重从120斤下降到不足100斤。经过艰苦摸索,终于成功地应用计算机辅助设计完成了型号全机理论外形设计。这在国内尚属首次,填补了我国直升机领域CAD、CAM的空白,开辟了直升机数字化设计的先河,为加速型号研制作出了重大贡献。

  30年来,他先后参与或主持了直8、直9、直11、直10、直19等多个重点型号的研制。扎实的理论功底、长期的工程实践,使他一步一步成长为中国直升机领域堪当大任的专家。

  锻造超低空“杀手”

  直10在研时,吴希明第一次挑起了大梁。在担任直10第一副总师、总设计师长达10年的过程中,他带领团队刻苦攻关,顽强拼搏,用两年时间完成了美、俄等国家费时多年完成的工作,使中国直升机研制水平达到和接近世界先进水平,为提高部队作战能力和国防武器装备的现代化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直10实现了完美交付,但是吴希明创新的脚步永不停息。在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的召唤下,他临危受命,承担了直19的研制工作,成为直19型号总设计师。在他的带领下,科研团队取得了巨大成功。吴希明和他的团队再一次向祖国和人民交上了一份完美的答卷。

www.9927.com 1   资料图:对吴希明来说,科研工作没有过不去的难关,因为“任务就摆在你面前,只有去做这一条路”,图为吴希明总设计师。

  入所之初,面对日新月异的直升机研制技术,吴希明深感自己工程实践经验缺乏,开始了废寝忘食的学习。短短几年时间他几乎翻遍了图书馆里的技术资料,笔记做了厚厚十几本。

  吴希明说,作为一个团队,敬业最重要。对于这种不计报酬、乐于奉献的精神,他举了个例子。航空工业基本上执行“6·11”工作制,即一天工作11个小时,每周工作6天。

  上世纪80年代的直升机所,不管是科研条件还是生活条件都颇为艰苦,然而在吴希明看来,直升机远比喧嚣的城市更令人沉迷,他毅然选择在这里落地生根。吴希明的人生,从此与直升机再也不能分割。

  作为直-10总师,吴希明在被寄予厚望的同时,同样承担着压力。直-10武装直升机的研制历经12年,在没有前路可循的情况下,他带领科研人员突破了总体、气动、结构、隐身、抗弹、耐坠、信息化、作战一体化、综合优化设计、三大动部件地面联合试验等一系列重大关键技术,实现了国产直升机研制的全面自主创新。

  上世纪80年代末期,直升机所开始研制直11军民通用轻型直升机,时任总体组设计员的吴希明负责直升机气动外形的设计。当时,所里花费2000多万元从国外进口了一台计算机辅助设备,但是没有人会用。新婚不久的吴希明从那一天起就把家搬到了机房。那段日子,除了吃饭,吴希明其余时间都在机房度过,他像着了魔一样,全身心都扑在了那台帮他进行数据运算和画图的机器上。

  直升机的发明比飞机稍晚,以其能够垂直起降、具有独特的悬停功能和贴地各向自由作业能力,而具有广泛的应用价值。尤其在我国复杂的地貌和地缘环境下,直升机无论在军事领域还是服务国民经济方面,都具有十分广阔的发展前景。

  吴希明在学习笔记里曾写下这样的话:“人,不能没有一点精神,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要存在、要发展、要振兴,不能没有精神;直升机要衔接技术断层,要超越同业的竞争者,更不能失去精神。”

  吴希明于1981年考入南京航空学院直升机专业,由此开启了他与蓝天事业一生难舍的情缘。毕业后,他义无反顾扎进当时位于三线的中国直升机设计研究所,从普通设计员到研究室主任、副总设计师直至总设计师,一干就是近30年。

  一种“舍小家顾大家”的大爱情怀

  20世纪90年代后期,直升机所承担了直-10的研制任务。与以往的型号不同,直-10的研制是一个高难度挑战,它要求在没有任何参考样机的条件下完全自主、高要求地进行研制,而国内在这一研究领域“全面薄弱”。彼时,在各方面崭露头角、脱颖而出的吴希明被委以重任,担任该型号总师,由此开启了他人生中一次重要的“攻坚旅程”。

  一份献给祖国和人民的完美答卷

  直升机所先后研制了40多型直升机。1985年,13吨级直-8运输型直升机首飞成功,此后又相继研制了直-9W、直-11等型号。上世纪90年代,逐步形成直-8、直-9和直-11三大系列,并开始了直-10专用武装直升机的研制。融入直升机所发展的各阶段历程,吴希明用他对于直升机事业的坚定和执着,收获了人生的成长。

  面对失去的,吴希明无怨无悔,直升机发展的蓝图始终在他心上。他说:“既然投身热爱的事业,就意味着在生活和工作中要比常人挑起更重的担子。生命不该是一条直线,它有着属于自己的起伏,我愿把一生的激情奉献给直升机!只有把自己的爱好和祖国的利益联系起来,才是理想!只有把毕生的追求同人民的事业结合起来,才有实现生命价值更广阔的舞台!”

  对直升机所,吴希明一直怀有深厚的感情。最让他获益匪浅的是直升机所那股子“矢志航空,代代相承”的优良传统,正是带着这样一个坚定的信念,才让吴希明及其团队在之后的蓝天探索中施展才智,摘取一个又一个重要果实。

本文由中国军情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武直总设计师:直10令中国直升机整体跨越20年